你是谁

如果这世界剩下最后一滴水
谁会让它湿润你的嘴唇
如果这世界剩下最后一束光
谁会用它点亮你的眼眸
如果这世界
对你还有最后一丝善待
谁会是这个赠与者
如果这世界
让你还有最后一丝留恋
谁会让你不忍离开?
是谁让我们站在光芒之中
是谁让我们远离尘世之外
是谁让我们沉睡于温暖
是谁值得我们永久依赖?
是谁会给我们最后的宽容
是谁永远视你为会犯错的小孩?
这个答案简单而直白
没人会感到意外
也许这就是造物者
对生而为人者的
终极关怀

2019年10月4日

让我再看到你

哪怕一眼

让我再听到你

哪怕一瞬

我活成你要的样子了吗

请告诉我

别把我锁在暗夜里

寂寞的活

不再潇洒

让一个像我这样的人不再潇洒
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时间做到了
不能说我已经彻底投降
或者我已经是投降最晚的那一批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
一个人拥有越多
顾虑就会越多
于是做任何一件事情之前
都会首先被顾虑缠绕
一无所有的年代曾经一无挂碍
竟可以获得真正的洒脱
我不知道我更喜欢哪一个我
如果时间倒流
让我遇上从前的我
我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
什么值得珍贵
什么值得可怜
是否得偿所失
是一个极难回答的问题

2019年8月7日

记忆碎片

凌晨我忽然想起

在几年前那次

回忆母亲的丰功伟绩的时候

遗漏了一个重要的细节

她曾经在家里制作了一台简易机器

就像历史书上黄道婆的织布机

用这台机器,把新鲜的稻草

编织成一种叫做草毡的东西

并在集市上兜售

这种劳动对手的摩擦很大

很快便能形成茧子

我因为在集市上买了一床50元的凉席而想到这些

50元真的不贵

如果它也出自某一位母亲之手

2019年7月12日深夜

三旬老汉的回应

最近三年确实没怎么写东西了。

一是时代变了,博客时代早已终结了,微博又不喜欢。

二是人变了,年纪增长了,脾气就小了,话也少了。

三是明白了一个事情:这个世界其实没有多少人关心你。

写自己,还是写众生?

写自己,难免限于自娱自乐,就是大大对青年说的“路会越走越窄”

况且,你的喜怒哀乐,真的无人关心

写众生,就要有态度,有态度就有风险

好好的日子,为啥要冒险

罢了。一把年纪,三旬老汉,有些梦早该醒了。

坦然拥抱平庸。

删除

不论电脑桌面多大
很快就会被文件占满
硬盘里的很多文件
自从被放在那里之后
就从来没有再动过
每个文件仿佛都有用
却从来没有用过
删除!
清理个干干净净!
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文件
连同一些乱七八糟的记忆
连同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连同一些注定没有结果
一些本来不该发生
一些过眼烟云
一些不该认识的人
一些不该痴迷的梦
总之那所有早死早托生的
乱七八糟的感觉
统统删除!
按住Shift删除!
哪怕有一天后悔
也不要再找回来!
就连那个什么阿兰
也一起删掉!
这将是我最后一次提到这个名字
一切都翻篇儿了!

2018年11月26日

画地为牢

画地为牢是一个贬义词
但往往不是被动接受
而是主动认领
我确实在不断地画地为牢
这固然不能算是优点
但从人无完人的角度说
这又可以原谅
我那天早上大约七点五十五见到她
这次连身影都不算
只是车辆在拐入地下车库时
一个瞬间侧影
她当时从东往西走
我甚至不百分之百确定就是她
但我感觉是她
又将我囚入牢中
我听说很多人不喜欢文人
他们总是绕弯子说话
把一文不值的辞藻
来回卖弄
当然以上的一切
包括所谓她
都可以理解为一个比喻
但是不是比喻
或者比喻的是什么
只有我自己知道
这就是可怜的
自娱自乐!

2018年11月19日夜

寻人启事二

我亲自驾车到了郑胖子的村子
大体位置我是知道的
一个高坡
上去之后右拐
不远就是他家的院子
院子里有柿子树
但我到坡上的时候
一一18年前我骑自行车从那个坡上冲下来的时候
那天早上不到五点
下着大雨
泥水泛滥
我们似乎拿生命在上学
我到坡上的时候
变成了水泥路
坡上没有石头院子了
变成了一排排二层小楼
我下车
询问了一些儿童
他们都不知道你
郑胖子
你去哪了?

2018年10月10日

假象

我又一次压抑住了
对你表白的冲动
压抑确实非常辛苦
但总胜过
过犹不及
你要相信
我要给你说的话
已经打完了
但忍住没有发送
因为我不确定发送的后果
是更好,还是更差
你应该可以确信
我说的就是你
不可能有第二个人
因为我已经鲁莽的向你说过
一些乱糟糟的想法
你当时恼怒了
让我心惊胆战
这不是我要的结果
Maybe也不是你要的结果
你可能永远不会看到这些
但如果你看到了

please
务必
Must
相信我
trust me

2018年9月25日深夜

寻人启事

寻找郑胖子
曾经我们叫他郑胖子
现在不知道还胖不胖
都不知道有没有我胖
我很久以来就想找他
但一直找不到
我记得我们最近一次见面好像是10年前
我结婚那天
他在我家院子里的炉子边烤火
从那以后,就和他失联了
手机换了,QQ不回
我和他的所有公共的朋友
都说不知道他去哪了
第一他应该没离开沂南
第二他应该活着
因为我老爹曾经在四年前见过他
但驽钝的老爹没有留下他的电话号码
于是他继续失联至今
我找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
就是特别想他了
他是一个有趣的人
看到他就会想起一个时代
就是将我们现在的年龄除以二的那个时代
我迫切的想要找他
任何线索都可以
谢谢大家!

2018年5月17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