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rznqp

关于rznqp

聂庆鹏,一介草民,世之俗子。有姓无字,有名无号,生于壬戌,卒年难料。幼踯躅于沂南,壮求学于曲阜,今混迹于日照。潦倒卅载,一事无成。堂上糟糠妻,膝下咿呀女。陋室光华淡,怡然亦可居。囊中常羞涩,未尝断油米。   平生散漫,随遇而安。不钻营,少智谋。无大志,不远虑。喜交友,好酒肉。偶读诗书,不求甚解。少时轻狂,而立迂腐。学业不精,事业不成。武不能跨马定邦,文不能提笔安民。庸庸世上过客,懒懒性情中人。

西游之引用

一章

桃花不待风谢
顽石难随江流
魔境苦缠岁月久
灵山方显转瞬休
沉浮独自舟
举足遍逢雪冷
停步又拢云愁
孑渺孤影叛世旅
飘零潜龙逆潮游
莫负少年头

二章

圣贤妖,慈悲鬼,杀人仙。
参差善恶两面,佛魔一念间。
山中落魄行者,云上嚣狂齐天,一梦五百年。
浊世载正果,苦海养心莲。

三章

重岭掩风沙,雪卷高崖。
芒鞋破帽旧袈裟,石火光中身是客,何处归家。
歧路遇梅花,几度年华,蟾宫影印蒹葭。
半响贪欢舟不系,归去天涯。

删除

不论电脑桌面多大
很快就会被文件占满
硬盘里的很多文件
自从被放在那里之后
就从来没有再动过
每个文件仿佛都有用
却从来没有用过
删除!
清理个干干净净!
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文件
连同一些乱七八糟的记忆
连同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连同一些注定没有结果
一些本来不该发生
一些过眼烟云
一些不该认识的人
一些不该痴迷的梦
总之那所有早死早托生的
乱七八糟的感觉
统统删除!
按住Shift删除!
哪怕有一天后悔
也不要再找回来!
就连那个什么阿兰
也一起删掉!
这将是我最后一次提到这个名字
一切都翻篇儿了!

2018年11月26日

画地为牢

画地为牢是一个贬义词
但往往不是被动接受
而是主动认领
我确实在不断地画地为牢
这固然不能算是优点
但从人无完人的角度说
这又可以原谅
我那天早上大约七点五十五见到她
这次连身影都不算
只是车辆在拐入地下车库时
一个瞬间侧影
她当时从东往西走
我甚至不百分之百确定就是她
但我感觉是她
又将我囚入牢中
我听说很多人不喜欢文人
他们总是绕弯子说话
把一文不值的辞藻
来回卖弄
当然以上的一切
包括所谓她
都可以理解为一个比喻
但是不是比喻
或者比喻的是什么
只有我自己知道
这就是可怜的
自娱自乐!

2018年11月19日夜

寻人启事二

我亲自驾车到了郑胖子的村子
大体位置我是知道的
一个高坡
上去之后右拐
不远就是他家的院子
院子里有柿子树
但我到坡上的时候
一一18年前我骑自行车从那个坡上冲下来的时候
那天早上不到五点
下着大雨
泥水泛滥
我们似乎拿生命在上学
我到坡上的时候
变成了水泥路
坡上没有石头院子了
变成了一排排二层小楼
我下车
询问了一些儿童
他们都不知道你
郑胖子
你去哪了?

2018年10月10日

假象之二

昨晚梦见她对我笑了
而且是在我不露声色偷偷看她的时候
看见她也正在看着我笑
我被她笑容和眼神烤得滚烫
滚烫到快要融化
这是我最近二十年来
最甜蜜的梦
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
能得到这样的奖赏
虽然梦境短暂而虚无
但并不令人沮丧
因为在心里的感觉上
它和真实的发生
一模一样

2018.9.30

假象

我又一次压抑住了
对你表白的冲动
压抑确实非常辛苦
但总胜过
过犹不及
你要相信
我要给你说的话
已经打完了
但忍住没有发送
因为我不确定发送的后果
是更好,还是更差
你应该可以确信
我说的就是你
不可能有第二个人
因为我已经鲁莽的向你说过
一些乱糟糟的想法
你当时恼怒了
让我心惊胆战
这不是我要的结果
Maybe也不是你要的结果
你可能永远不会看到这些
但如果你看到了

please
务必
Must
相信我
trust me

2018年9月25日深夜

致伟平

是时候跟我的儿子说两句
爸爸已经很久没有写诗
如果要推卸责任的话
你,以及你姐姐
都要承担一定责任
因为是你们让我忘记浪漫
也忘记愤怒
只想带着你们吃好喝好
所以没有了诗
你距离能读懂这首诗还有很远
但我看着此时蹒跚学步的你
已经有些话要对你说

首先——你要做一个强人
我的意思是你要有个男人样
你要让自己身体强大
这一点我是反面教材
因为你爸爸我本身就是个病人
肺得过病,肺活量一直低于同龄人
所以在体育方面可以说一无是处
这是我的一个遗憾
你不要跟我一样
你必须强大
超级强大
有一副钢铁一般的身躯
无论到任何时候
都有一副钢铁一般的身躯
说得难听一些吧
哪怕你出去打架
也要做打人的那个人,而不是被打的那个人
电影里的那些超级英雄
打架杀人就像砍瓜切菜
你要做英雄,不要做瓜和菜
对,打人也是一种能耐
总比老是被人打的窝囊废要强!
总比你这个见了打架吓尿裤子爸爸要强!
男人么!

其次——你要做一个好人
起码是努力做一个好人
刚才说到打架
打架不是坏事
要看打谁
打了坏人,那就是好事
不管是打架还是其他事
你都要努力做一个好人
做强人,但不做恶人
好人首先要善良
要有恻隐之心
有同情之心、怜悯之心、敬畏之心
有了这些
就不会成为大恶人
一个人一生都不做坏事很难
你爸爸我也做过坏事
但不是很坏
我连自己都能原谅自己
你也要有底线
你要做一个总体上的好人
即使做了坏事
也做得利利索索的
敢作敢当敢承担
男人么!

第三——你要做一个快乐的人
这个第三应该出人意料
比如做一个有用的人、做一个有理想的人
做一个有才华的人、做一个善良的人
做一个坚强的人、做一个勤奋的人
这样的词汇可以列出大约二十到三十个
但我都不喜欢
我想你也不喜欢
这些词对于你这一生混成什么样很重要
但不是最根本的
你爸爸我也算经历风风雨雨
到今天还活得痛快
最大的秘诀就是乐观
这一点你一定要遗传我
即使没有遗传,后天也要改造
做一个快乐的人
用现在流行的词汇
可以叫阳光、或者正能量
等你能看懂这些的时候
可能又有新的名词了
这都不重要
人活着一定要快乐
内心的安宁
千万不要学人搞什么抑郁
那样一点出息都没有
不论面对什么样的人生道路
曲折坎坷、顺境逆境、成功失败、穷困富裕
都不叫事儿!
男人么!

最后——其实我还有很多要说的话
但又感觉一言难尽
根据我自己的成长经验
当你到了能够读懂我这些话的时候
也正是你最叛逆,不愿意听我话的时候
那时候的你,看我的一切都是错的
包括我上面说的这些
可能你都认为是错的!
那样的话真是太可惜了
我只能寄希望于你随着年龄的增长
而终有一日认可了我这些话
你永远无法反驳的一点是
你是我的儿子
这个标签将伴随你终生
我把身段放得很低
来和你交流这些
伟平
你要明白我的心。

2018年6月19日

寻人启事

寻找郑胖子
曾经我们叫他郑胖子
现在不知道还胖不胖
都不知道有没有我胖
我很久以来就想找他
但一直找不到
我记得我们最近一次见面好像是10年前
我结婚那天
他在我家院子里的炉子边烤火
从那以后,就和他失联了
手机换了,QQ不回
我和他的所有公共的朋友
都说不知道他去哪了
第一他应该没离开沂南
第二他应该活着
因为我老爹曾经在四年前见过他
但驽钝的老爹没有留下他的电话号码
于是他继续失联至今
我找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
就是特别想他了
他是一个有趣的人
看到他就会想起一个时代
就是将我们现在的年龄除以二的那个时代
我迫切的想要找他
任何线索都可以
谢谢大家!

2018年5月17日夜

解药

按照万物相生相克的原理
一定有一种解药
能治愈遗忘
我迫切希望科学家们赶快找到这种药
吃了以后
让我能想起以前的事
小时候
我很后悔没有在还有记忆时
记下那些事
让我今天想念他们时
如此模糊
如此急切
这是一种痛苦
无奈的痛苦
好像周星驰说过
记忆是痛苦的根源
然而忘记
又何尝不是!
忘记不想忘记的
比记得不想记得的
还要痛苦

2018年3月11日于家中

那年春节

那年春节比较特殊。
那年春节,是我和孩他妈相识二十一年,结婚十三年。
那年春节,是我有生以来第二次没有在老家过春节。
——第一次是楚涵出生的那一年,第二次是伟平出生的这一年。
那年春节,只有我们一家四口。
我们做了八个菜
烧鸡烧鱼香肠炒蒜黄凉拌猪耳炸藕合肉丸汤
还有楚涵爱吃的清炒西蓝花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的列举出所有菜名
是因为我确信我很快就会忘记
就像我已经忘记过去的那些春节吃过的菜一样
这次的宴会之所以有必要被记录
一是因为这样的场面很少,二是因为我们聊了很多
聊到了二十年前,十年前,和二十年后
二十年后——楚涵大概已经出嫁了吧
她大概要去另一个家庭过年了吧
伟平大概上大二了吧——如果能考上大学的话
他大概会狼吞虎咽地吃完桌上的菜吧
我望着一个凳子,想象着二十年后他坐在那里的样子
——而此刻的他,正在婴儿床上安静地睡着
我们大概已经退休了吧
我大概老眼昏花了吧
——谁知道呢,先喝一杯吧。
我们喝了一些红酒。
她从不喝酒,今天喝了。

那年春节比较特殊。
那年这个家里多了一个孩子。
那孩子就快要一周岁了
他的妈妈在三十六岁的时候生下他
他还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只会咿咿呀呀
楚涵的成长经历告诉我们
他会一步一步学会所有东西
成长为一个不知道怎样的人
我知道要见证这一切还需要很多付出
但更多的是期待

那年春节我有点伤感。
我第三次踏上老家的废墟
是在腊月二十八那天下午
凛冽的北风吹着
我在乱石丛中站着
搜索着每一片记忆中熟悉的场景
一切都崩塌了
在墙角挖蚯蚓捉蜗牛的小学
在槐树下看蚂蚁搬家的小学
在周末翻墙进院荡秋千的小学
曾经种了一畦芋头的小学
烈日下被老师罚站的小学
没有了
被黄鼠狼吓掉魂的小巷
凌晨四点的雪夜蹬着自行车上高中的小巷
低矮的墙上爬满方瓜藤的小巷
一切都找不见了

那年春节,我迎来了又一个本命年
不知道谁说过,三十五岁是个坎
这个坎既是身的,更是心的
人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摸到了中年的影子
工作上跟往常一样忙碌奔波
背负着一份份责任向前走着
家庭里老人老了,孩子大了
我们相比于十年前多了太多东西
多了这栖身之所
多了这一双儿女
多了两辆汽车
也多了一些白发和皱纹
那天理发,我很正经地照了一次镜子
竟然发现自己白了一条胡须
岁月带走着,又赠与着
却从来都是一件换一件,公平交易

比如,有孩子新生了
就有老人要走了
她奶奶走了——当然也可以称为我奶奶
但是我的奶奶早就走了
最近的几年我的周围平均每年失去一位老人
人生的渺茫感由此年复一年的强烈
那年的我,比写下《再见2006》的那一年
分明地不一样了
就看写下的内容,写下的语气,写下的味道
都和那时候
分明地不一样了
就在她奶奶头七上坟的那天
家里的那条狗生下了两条小狗
一条黑,一条白
白的那条异常可爱
白毛带黑花
是国宝大熊猫的风格
在这种巧合下
很容易想到她奶奶投胎变成一条狗
但这显然很荒谬
这对这位一生善良勤劳的老太太不公平
但逝去与新生相伴
让这个世界上的生命,生生不息

那年春节,是2018年春节
我要记下这些,因为我确定
二十年后的春节
我可能很难再想起
那年春节

2018年 除夕夜 于日照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