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复何夕 共此灯烛光——仲秋节省亲归来

  仲秋节过去了,记记这几天的事吧。

  10月5日一早,和LP起床、收拾东西、吃早饭,然后去汽车站。以前都是在汽车西站坐车,这次才刚听说东站也有去沂南的车,于是这次改投相对较近的东站。汽车开出时是8点40分,辗转到家时,已经是中午11点半。姐姐知道我回来,已在村口公路边等候。回到家,母亲正要杀鸡,我看她的脚,已经基本康复了,不过还不能穿鞋,只能赤着脚,我问病情,母亲说已经无恙了,就等旧皮褪尽,即可完全康复。这才让我稍稍放心。

  我给姐姐和姐夫每人买了一部廉价手机,姐夫不太会用,说拼音打小就没学好,发个短信都拼不出来汉字。正把玩间,父亲回来了。父亲还是那么瘦,而且似乎比上次见他时更黑瘦了一些。我问他在哪干活,说在县城挖水沟呢。进屋坐定之后,先喝了一大缸子水,然后问我这些日子过得怎样。我说很好,很好。说话间母亲已经做好饭菜,我又亲自下锅炒了一盘蒜薹鱿鱼,便开始吃饭了。父亲说要喝点酒,我说好。于是他喝白酒,和我姐夫喝啤酒,姐姐和母亲喝茶水,饭间说起村里的家长理短,总之算是热热闹闹。

  下午的时候母亲又要包水饺。姐姐怕她脚不方便,不让她动手,她却不肯,还是赤着一只脚忙活了半天,一桌香喷喷的饺子就端上来了。萝卜肉的,我很喜欢。正吃着饺子,手机就响起来了,原来是高中的好哥们,Z君。也称郑胖子。现在已经自己做老板了,约我晚上出去一聚。当然不能推辞,于是吃了一盘水饺之后就赶紧出门,郑胖子已经打了车到村口,于是赶到酒店,ZLQ君带着女友以及LFY君和ZL君已经等候多时,添酒回灯,一番畅饮。席间不断说起往事,说到豪迈时相拥大笑,说到动情时无语凝噎。一席饭吃到晚上十点,众人家人都已催促,这才在圣贤居前依依作别,我打车回到家,已经是快十点半了。

  第二天一早,就是中秋节了。我和父亲去地里掰玉米。母亲也要去,不过我和父亲都反对,让她在家里好好养养伤。母亲给我找了身旧衣服换上,还把她的帽子给我戴上,怕晒着。临出门还嘱咐我掰玉米的要领,我说我会掰,你忘了我都掰了十来年呢。母亲这才想起来,说我都忘了你还掰过玉米呢。是啊,从上高中开始就基本告别了农活,算来也有9年了。9年来家里的田地在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也难怪母亲已经忘记。

  出了门,父亲拉着板车走在前面,我推着独轮小铁车走在后面,我们一边谈话,一边往前走,走出村子,穿过一片片玉米地和稻田,来到了我们家的玉米地。今年还算风调雨顺,玉米长得很好,沉甸甸的玉米棒子把秸秆都压弯了。于是我掰玉米,父亲砍秸秆。我忽然觉得那黄灿灿的玉米棒子就是我,而那牢牢地扎根于泥土之中的秸秆就是父亲。他倾尽一生的劳动来哺育我,当我长大的时候,他的腰已经被压弯。他一生的价值就在于哺育了我,就像一棵玉米不管长得如何最终价值都是结出了一个成熟饱满的玉米棒子一样。而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赶紧离开那已经摇摇欲坠不堪重负的秸秆,去实现自己的价值。

  掰到一半的时候,母亲突然又出现在了地头,给我们送来了两瓶开水和几个苹果。我说你怎么来了?她说天太热,多个人还能掰得快些,要不然到中午就老热了。我说你的脚能行么?她说我穿着袜子,没事。然后就钻进玉米地。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劝她,于是我就狠劲地掰,心里想着:我只要多掰一个,母亲就能少掰一个……

  半亩地的玉米掰完的时候,玉米棒子整整装满了十九个尼龙袋。我和父亲往板车上背,背了十一袋,已经装不下了。父亲要送回家一趟。我说我回去送吧。父亲笑着说你没干过活,哪能拉得动。我说我试试。我上去咬咬牙拾起板车,却怎么也拉不动。父亲说还是我拉,你给我推着点。于是父亲拉起车,我在后面推着,沿着高低不平的田间小道,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走。走着走着,我的脑海中慢慢浮现出小时候的一副场景:父亲带着草帽,拉着板车,板车上载着收获的粮食和我们姐弟俩,母亲在后面推着车,行走在落日的余晖中……那地瓜、玉米、小麦的清香、父亲流满汗水的脸、母亲年轻的笑容和那天边火烧云,都永远的留在了记忆中……

  仲秋节的晚上,姐姐已经回了属于自己的家。只剩我们三口坐在一起吃饭。父亲说过节了,一定都要喝点酒。我也倒了一茶碗白酒,陪着父亲喝。父亲喝了一茶碗,还要喝,于是又喝了一茶碗,于是便醉了,话也多了起来。扯东扯西,手舞足蹈。看得出来他很高兴,心情很好。母亲说你有几年没在家过十五了?我算了算,说六年了。母亲说日子过得真快。我说是啊。母亲说你上大学的第一年,头一回没在家过十五,你爹想你,眼泪都流下来了。母亲是笑着说这话的,但我的心里却是酸酸的,甚至一想起来的时候,都是酸酸的。太多的感情都已无法用语言表达。“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团圆,这就是团圆的感觉。

  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父亲已经吃完饭了,工友来叫他出工了。母亲给他包上三个煎饼,两个鸡蛋,又包上了一点虾皮,这就是他的午餐。父亲知道今天我就要回日照,老想说点什么,却说不出来,只是屋里屋外的转,迟迟不肯出门。工友来叫了三次,他才推上自行车,带上铁锹,临出门时对母亲说了一句:把那月饼和苹果给他放上点,路上吃。

  九点多钟的时候,姐姐来了,LP也来了,母亲准备了饭菜,一起吃了一顿午饭。下午一点,我们动身,姐姐骑着车去送我们。母亲也穿上拖鞋送到胡同口。我回头说我们走了。母亲说这次一走得到年根回来吧。我说是啊,得到过年了。母亲就没有再说什么。走在路上我一直在想母亲那句话。“今我往矣,杨柳依依;将我来时,雨雪霏霏”。一去就是小半年,紧张的工作中半年似乎只是弹指之间,但在母亲那里,就是寂寞的等待。

  虽然一路几经颠簸,换了几次车才到达日照,但总算是平安到家了。这次短暂的省亲也算画上了句号。这是七年以来在家过的第一个中秋节,也见了许多老朋友,心情非常舒畅。想起了杜甫的《赠卫八处士》。虽然和这两样事都不太相干,但那种和老朋友久别重逢的喜悦和对人生世事的无限惆怅似乎正合我现在的心意。不妨再念叨一次吧: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问答乃未已,驱儿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聂庆鹏 2006年10月7日于家中

今夕复何夕 共此灯烛光——仲秋节省亲归来》上有7条评论

  1. wzl

    板车和独轮小铁车有点意思,我家里倒是还有,不过依然不在下地去了。下地都是三轮车之类。几年前倒是做过牛车,一坐就是15年的牛车,现在已被淘汰。
    省亲就是省亲,此词语用得十分恰当,你现在他奶奶的和嫁出去的姑娘也差不过了,和我不同的是,我嫁出去的更远而已。

    回复
  2. 郑月军

    你让我看到了成长的痕迹,是你左右了我思维,也是你帮我度过了难关!

    你曾经给了我许多思维,我没有为你做什么,可你帮我太多,我怎么也无法忘记!

    说不完的话,先用几个字来说吧:祝福你们!待到想见时,一定好好偿还和感谢!保重!

    回复
  3. LQH

    看到你的这篇文章,让我想起了家,想起了我敬爱的父母,读着你的文章不由的让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是啊有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呢,为了自己的孩子他们可以放弃一切,也许这种心情只有我们做了父母后才会知道吧………

    回复
  4. rznqp

    TO:LQH
    谢谢支持。身在异地,无法为父母做点什么。但是起码我们可以做到把他们记在心里。我想他们也能感受得到。

    回复
  5. 小马哥

    我门是老乡中的老乡啊!我也是沂南的
    看到你写的东西,我很有同感!我现在还是一个经济上没有独立的人,所以更是感到愧疚!唉.不过我相信我会让生活好起来的!
    顺便问下,去沂南可以作汽车啊!具体哪里可以坐?过年的时候涨价么?谢谢了

    回复
  6. rznqp

    TO: 小马哥 (linyixiaoma<at>163.com)

    你也在日照么?从日照回沂南,从日照长途汽车站每天有3班左右的汽车,票价现在是25元。平时很宽松,节假日如过年、五一、十一买票会比较困难。应尽量提前购票。如果购不到票,可以购票到莒县(到莒县的车比较多),从莒县再坐车回沂南。莒县到沂南的车下午2:10分有一趟。如果莒县坐不到车,可以坐2路公交车去浮来山。浮来山上有到沂南的公交车,票价是5元。
    从沂南回来也是一样,节假日一般没有车,可以坐公交车到浮来山,然后坐公交车到莒县汽车站,从莒县到日照的班车较多。如果实在没有班车,可以找几个人包车来日照,从莒县包车,价格在200元左右。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请进行验证操作:点击下图中的 Grapes (英语不懂可以百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