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星沙聂族冬至日祀祖文》全文及注释

小序:今天从微信群中看到聂胞聂其兵转发的《长沙星沙聂族冬至日祀祖文》。传为清代聂族先祖所著,作者及年代不详。感觉此文引经据典,法度严谨,文辞华美,实属佳作。原文为湖南长沙星沙聂胞聂国伟2014年发表于QQ空间,其断句多有谬误。今日恰逢冬至,有感于斯文,故重新予以整理,识字断句、增加注释,以期有助于其他聂胞研究。才疏学浅,难免有谬误,还请各路专家指正。

聂庆鹏 2020年12月21日 冬至日

食采地于先朝,勋铭竹帛;溯人文于列代,绩著旂常1

本望重而功高,遂名彰而德显。

尽忠殉难,臣心可对帝天;慕义捐躯,侠气长留宇宙。

受荣封于晋代,良吏勋高;称问政于吴邦,国师位重。

啼鸟霜肃2,亭亭居九陛之间;绣豸3风生,谔谔驾百僚而上。

履金銮而待诏,草制偏工;秉玉尺以量材,鉴衡不爽。

仁怀著号,一麾成江海之功;安抚专司,六纛4壮山河之色。

亦有弦挥槐市5、士荷陶镕6,非无锦制花封,民资养育。

然凤翙7者固朝多吉士,而龙潜者亦代有名儒。

聪达五音,清浊疾徐明其义;图陈三礼,天人理欲指其归。

独穷理学之渊源,名高百代;备写田家之艰苦,诗重千秋。

品重乡闾,曾膺三舍之任;心甘泉石,无劳再聘之车。

非徒任谢台衡8,读书尚留遗迹;何止朝闻节义,下诏无愧旌卢已也。

顾思硕彦9于列朝,荣增简乘;而念英贤于圣世,业绍箕裘10

当前明孝宗11嗣位之年,适我祖隶籍星沙之日。辞西吴而卜宅,望南楚以来游。

一门联孝友之欢,埙篪12迭奏;再世获诗书之报,兰桂齐荣。

帜扳棘闱13,兄弟依然竞爽14;芹探泮水15,后先亦有联辉。

本经训以菑畲16,正多杰士;奉缣缃17为衣钵,不乏闻人。

至若寄迹林园,怡情山水,诗筒茗椀,徘徊岳麓峰头;桐帽棕鞋,踯躅湘江渡口;独昭志洁。行芳之慨,堪为顽廉懦立18之资。

亦或德邵年高,共切期颐之祝19;才优识卓,群钦月旦之评20

贻燕翼21于家庭,克勤克俭;著鸿规于闾里,相助相持。

此皆桑梓之芳型,亦属邦家之令范也。

若夫三从有愿、四德无违。

叶凤卜22以于归23,情联静好;闻鸡鸣而戒旦,义切箴规。

职任蚕桑,陌上之春光婉嫕24;礼严盥漱,堂前之馈视雍容。

德性偕德范同昭,幽閒足重;妇道与妇工并尽,助理称贤。

况乃庆衍螽斯25,祥呈麟趾。

裁成有志,依然画获以传书;激厉维严,几欲断机而训学。

思助辛勤于五夜,丸且和熊26;俾成廉洁于一时,封还有鲞。

脂田粉碓,不教掩素于裙钗;紫诰金花,只冀增辉于䌽服。

又若尘封镜面、石化山头,肠断鸣鸳、心伤孤燕。

波恬浪静,托井水以旌心;镜破钗分,詠柏舟而励志。

或从容而就义,心肝何异冰霜;或慷慨以捐生,节烈直骛天地。

是尤芳垂彤管,誉坛琼闺,贞风宜切,激扬芳嶶,当殷敬慕者也。

盖缅云礽之繁衍,益信祖德之灵长。

抚书帙而彷徨,犹存手泽;念里居而婉转,如见先型。

肯构肯堂,幸家声之弗坠;良工良治,乐世业之相承。

思湩乳27以酬恩,载扬祖泽;怅焄蒿28而动念,用展孝思。

兹以节届,飞灰礼隆报本。

维或剥或烹或炙之如式,亦自阶自堂自室之既齐。

陈俎豆29于一庭,芬芬苾苾30;肃衣冠于雨序,济济跄跄31

伏冀先人佑启后嗣。

簪缨继起,争探杏苑32之花;钟鼎增光,永荐珠盘之飶33

尚饗!

名词释义:

  • 1.旂(qí)常——王侯的旗帜,亦喻王侯。
  • 2.霜肃——或为霜鹔,古代传说中的神鸟,古人以为鹔鹴飞则陨霜。
  • 3.绣豸——官服。
  • 4.六纛——六面军中大旗,或言主帅大旗。
  • 5.槐市——汉代长安读书人聚会、贸易之市。后借指学宫。
  • 6.陶镕——亦作“陶熔”,陶铸熔炼,比喻培育﹑造就。
  • 7.凤翙(huì)——凤鸟飞翔。“凤凰于飞,翙翙其羽”。
  • 8.台衡——喻宰辅大臣。明·皇甫汸《送大司马唐公龙母还山》:“言归拜家庆,从此谢台衡”。
  • 9.硕彦——才智杰出的学者。
  • 10.箕裘——意为祖上的事业,业绍箕裘指继承祖业、发扬光大。明孝宗——明孝宗朱祐樘,1487年嗣位,年号弘治。
  • 11.埙篪——埙﹑篪皆古代乐器,二者合奏时声音相应和,因常以“埙篪”比喻兄弟亲密和睦。
  • 12.棘闱——科举考场。
  • 13.竞爽——相互争强、争胜,力求表现。
  • 14.泮(pàn)水——古代学宫前的水池,形状如半月。
  • 15.菑畲(zī shē)——指耕耘。
  • 16.缣缃(jiān xiāng)——书写用的细绢,比喻典籍。
  • 17.顽廉懦立——出自战国·邹·孟轲《孟子·万章下》,意指使贪婪的人能够廉洁,使怯弱的人能够自立。形容高尚的事物或行为对人的感化力强。
  • 18.期颐之祝——百岁之寿,指长寿。
  • 19.月旦之评——东汉末年由汝南郡人许劭兄弟主持对当代人物或诗文字画等品评、褒贬的一项活动,常在每月初一发表,故称“月旦评”或者“月旦品”。
  • 20.贻燕翼——《宋史·乐志九》:“权舆光大,燕翼贻谋。”泛指为后嗣作好打算。
  • 21.凤卜——占卜佳偶。
  • 22.于归——女子出嫁。《诗经.周南.桃夭》:「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 23.婉嫕(wǎnyì)——柔顺和美。
  • 24.庆衍螽(zhong)斯——指多子嗣,螽斯为多卵之昆虫。
  • 25.丸且和(huò)熊——《新唐书.柳仲郢传》。柳仲郢母用熊胆和制成丸,让儿子吐服,因味苦能提神,以使夜间学习不致困睡。后因以为喻母教之典。
  • 26.湩(dòng)乳——乳汁。
  • 27.焄( xūn)蒿——祭祀时祭品所发出的气味,亦指祭祀。
  • 28.俎豆(zǔ dòu)——俎和豆均为盛放祭品的器皿。
  • 29.芬芬苾苾(bì)——形容祭品之香气。
  • 30.济济跄跄——形容人多而容止有节。
  • 31.杏苑——新科进士游宴之处。
  • 32.飶(bì )——芳香。

像他这样的人

我在他爹死的那天有了写下这些东西的想法
死爹是一个极大的悲剧
否则就不会拿他来诅咒别人
他爹死的那天,他看起来很释然
我不能说他挺高兴
虽然看起来他没有泪
没有哭天抢地
乃至都没有发出象征性的哀嚎
我之前有所不解
直到他淡淡地说:俺爹,俺尽了最大力量了

1990年的夏天
他和三个表兄弟在青岛打工
穿了一身黑西装
留着长发——发型有点像曾经的郑伊健——比那再稍微长一点点
嘴角有个痦子
毫无疑问有明星相
他的表兄弟,有人还穿着条纹背带裤
里面是浅黄色碎花衬衣
即使放在今天,也是很有品味的打扮
他们兄弟四人在一家照相馆
年幼的我曾对这张照片印象深刻
让我仿佛看到了人生的最高境界
那是他留给我的最深刻记忆
数十年未曾变化

1995年的春天
他和一个女人来到我们家
那女人烫着头发
穿着漂亮的衣服
以我那时的年龄,对女人还没有兴趣
但我也觉得这女人挺好看
他和那女人住在我家的东屋
住了很久——也许一年或者半年
他叫我妈五姨
我叫他表哥
这女人当时还不是他的老婆
因为那女人的父母不同意
要打断他们的腿
或者已经打过几次,只是没有断
于是他们跑出来了
术语叫做私奔

我听说他们终于在某一年结婚了
代价是各自净身出户
没有婚礼
没有祝福
没有新房
只有两颗心

此后他的人生和我没有太多交集
所以我很少见他
也许一年一次,也许三年一次
只知道他们两口子以初中学历
在青岛这样的城市里混
养育着三个孩子
每次见他,都比以前更黑瘦一些
胡子更长一些
头发更短一些
身形更佝偻一些
我那个表嫂也是

他爹死的那天中午
我在他盖起的新房——盖起了几年但还没有装修的土坯房里
第一次见到了他的二女儿
那个孩子坐在椅子上
守着一个烧水的炉子看书
那天确实挺冷,北方干冽的冬天
孩子很平静
鼻子上插着一种管子
像是打吊瓶用的那种管子
我问:怎么样了?
他说:临时死不了
我问:能活几年?
他说:活一年是一年吧

我其实不知道他二女儿的名字
曾经听说过,但很快忘了
只知道这个孩子小时候很聪明
后来在学校操场跑步忽然晕倒了
然后就查出一种病
我叫不上名字,总之是活不成了
后来听说去了很多地方治病
直到他爹死的那天中午
我才亲耳听到他关于治病的经历
五年的时间不算短
两周一趟北京
北京的大医院的大专家对他说
你们这样的家庭,没必要治了
但他还是每两周一趟北京
大专家说
没见过你们这样的
我也有这样的疑问
他说:俺闺女,俺尽了最大力量了

我非常担心他的经济状况
他说,还行的
花了一百多万了
青岛的那些老板们
知道他闺女的事
从来不欠他钱
村里的领导们
给他申请了一些救济
感谢政府
他说这话的时候
两腮的颧骨很高
没有中年人的发福
似乎比当年那张照片里
还要单薄了许多

让我比钱更感到揪心的
是他淡淡地描述的
关于他爹,和他闺女
在过去若干年中
需要他承担的
那个曾经花枝招展的年青女人
在无数个不眠的夜晚中
在无数希望与失望交织的日子里
在日复一日的漫长时光里
所做的一切

也许有人注意到
我没有提到他妈
因为他妈在他出生三个月的时候
上吊死了
死的时候二十二岁
放在今天也许可以叫做产后抑郁
那时候的说法叫想不开
他爹死的那天的白事宴上
有老者喝多了酒

幸福这孩子能养大真不容易

十一

对,他叫幸福
一个似乎颇具讽刺意义的小名
我希望他的闺女能好起来
虽然这希望渺茫
那个孩子看起来真的很乖
她应该上学,然后开启一段人生
我相信他这一生最大的幸运
是收获了一份忠贞不渝的爱情
在这样的人生中
有一个人始终不离不弃
无怨无悔

十二

俺爹自从摔断了大胯
就从来不洗澡
霞子他妈给他擦擦身子
他还骂
那天晚上突然说要洗澡
他身上都臭了
洗了澡,换了衣裳
说想回老家
回来第二天就死了
俺尽了最大力量了
他说。

2020年4月23日



你是谁

如果这世界剩下最后一滴水
谁会让它湿润你的嘴唇
如果这世界剩下最后一束光
谁会用它点亮你的眼眸
如果这世界
对你还有最后一丝善待
谁会是这个赠与者
如果这世界
让你还有最后一丝留恋
谁会让你不忍离开?
是谁让我们站在光芒之中
是谁让我们远离尘世之外
是谁让我们沉睡于温暖
是谁值得我们永久依赖?
是谁会给我们最后的宽容
是谁永远视你为会犯错的小孩?
这个答案简单而直白
没人会感到意外
也许这就是造物者
对生而为人者的
终极关怀

2019年10月4日

让我再看到你

哪怕一眼

让我再听到你

哪怕一瞬

我活成你要的样子了吗

请告诉我

别把我锁在暗夜里

寂寞的活

不再潇洒

让一个像我这样的人不再潇洒
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时间做到了
不能说我已经彻底投降
或者我已经是投降最晚的那一批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
一个人拥有越多
顾虑就会越多
于是做任何一件事情之前
都会首先被顾虑缠绕
一无所有的年代曾经一无挂碍
竟可以获得真正的洒脱
我不知道我更喜欢哪一个我
如果时间倒流
让我遇上从前的我
我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
什么值得珍贵
什么值得可怜
是否得偿所失
是一个极难回答的问题

2019年8月7日

记忆碎片

凌晨我忽然想起

在几年前那次

回忆母亲的丰功伟绩的时候

遗漏了一个重要的细节

她曾经在家里制作了一台简易机器

就像历史书上黄道婆的织布机

用这台机器,把新鲜的稻草

编织成一种叫做草毡的东西

并在集市上兜售

这种劳动对手的摩擦很大

很快便能形成茧子

我因为在集市上买了一床50元的凉席而想到这些

50元真的不贵

如果它也出自某一位母亲之手

2019年7月12日深夜

三旬老汉的回应

最近三年确实没怎么写东西了。

一是时代变了,博客时代早已终结了,微博又不喜欢。

二是人变了,年纪增长了,脾气就小了,话也少了。

三是明白了一个事情:这个世界其实没有多少人关心你。

写自己,还是写众生?

写自己,难免限于自娱自乐,就是大大对青年说的“路会越走越窄”

况且,你的喜怒哀乐,真的无人关心

写众生,就要有态度,有态度就有风险

好好的日子,为啥要冒险

罢了。一把年纪,三旬老汉,有些梦早该醒了。

坦然拥抱平庸。

西游之引用

一章

桃花不待风谢
顽石难随江流
魔境苦缠岁月久
灵山方显转瞬休
沉浮独自舟
举足遍逢雪冷
停步又拢云愁
孑渺孤影叛世旅
飘零潜龙逆潮游
莫负少年头

二章

圣贤妖,慈悲鬼,杀人仙。
参差善恶两面,佛魔一念间。
山中落魄行者,云上嚣狂齐天,一梦五百年。
浊世载正果,苦海养心莲。

三章

重岭掩风沙,雪卷高崖。
芒鞋破帽旧袈裟,石火光中身是客,何处归家。
歧路遇梅花,几度年华,蟾宫影印蒹葭。
半响贪欢舟不系,归去天涯。

删除

不论电脑桌面多大
很快就会被文件占满
硬盘里的很多文件
自从被放在那里之后
就从来没有再动过
每个文件仿佛都有用
却从来没有用过
删除!
清理个干干净净!
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文件
连同一些乱七八糟的记忆
连同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连同一些注定没有结果
一些本来不该发生
一些过眼烟云
一些不该认识的人
一些不该痴迷的梦
总之那所有早死早托生的
乱七八糟的感觉
统统删除!
按住Shift删除!
哪怕有一天后悔
也不要再找回来!
就连那个什么阿兰
也一起删掉!
这将是我最后一次提到这个名字
一切都翻篇儿了!

2018年11月26日

画地为牢

画地为牢是一个贬义词
但往往不是被动接受
而是主动认领
我确实在不断地画地为牢
这固然不能算是优点
但从人无完人的角度说
这又可以原谅
我那天早上大约七点五十五见到她
这次连身影都不算
只是车辆在拐入地下车库时
一个瞬间侧影
她当时从东往西走
我甚至不百分之百确定就是她
但我感觉是她
又将我囚入牢中
我听说很多人不喜欢文人
他们总是绕弯子说话
把一文不值的辞藻
来回卖弄
当然以上的一切
包括所谓她
都可以理解为一个比喻
但是不是比喻
或者比喻的是什么
只有我自己知道
这就是可怜的
自娱自乐!

2018年11月19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