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歌

六月是个特别的季节。有些人在这个月初满怀期冀走进考场,为迈入心中圣殿奋力一搏。还有些人在这个月末怀揣梦想走出象牙塔,向着崭新的未来重新出发。我们不断从一个校园走出,然后走进另一个校园。时光就在这样的循环往复中流逝,我们就在这样的迎来送往中成长。从小学到中学,从中学到大学。

然而,无论在哪一个夏天离开,每个人的学生时代都有终点,每个人的校园生涯都将结束。无论是喜悦还是伤感,决然还是不舍,平静还是激动,总有一种心情,总有一首歌,属于这个季节,属于此刻的我们。我一共经历过四次这样的时刻,而且距离最后一次也已有十二年了。每当回翻起那些泛黄的毕业照,看着那些熟悉却又模糊叫不上名字的面孔,我们曾一起唱过的那些歌,就会从脑海中跳出来,就像一部电影进行到动情之处,总会有一段音乐缓缓响起。

第一次毕业发生在1994年。那时候的我还有资格过儿童节。从踏进小学的第一天起我就很期待这一天,因为学校有个传统,五年级毕业的时候会安排一场“西瓜宴”。我仍清楚地记得那天一车西瓜被送到教室,来不及等老师用刀切,就被迫不及待的男生们或砸、或摔的劈成几瓣,海吃一顿的壮观情景。那时候吃西瓜仿佛是一种巨大的福利和最甜蜜的奖赏,每个人都兴奋异常,留下了至今难忘的味道。西瓜吃罢之后,那位平时最严厉的袁老师,提议一起唱一首歌,于是大家擦干嘴上的西瓜汁,唱了一首《让我们荡起双桨》。也许整个小学除了国歌之外我们只学过这一首歌,以至于那歌词和旋律至今仍清楚的记得。

第二次毕业时我们已有十五岁,也许已经开始懂得一些离别,所以就不再像三年前那么欢乐。班里组织了一场晚会,地点就在教室,每个人都分了任务。我和我那个肤色黝黑像包青天一样的同桌李强负责板报,我用彩色粉笔在黑板上写了四个大字“再见 珍重”。晚会上大家唱了很多歌,大概都是那个年代的流行歌曲。最后,班里唱歌最好的男生G君唱了一首《水手》,唱着唱着竟然哽咽起来。他没有考上高中,也没有考上中专,就要跟随亲戚去新疆打工了。带着哭腔的演唱感动了大家,最后演变成了大合唱,唱的慷慨激昂,很多人眼里噙着泪花。事实上,这也确实是真正的离别,从那天之后,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包括G君,我都再也没有见过。

第三次毕业发生在世纪之交。高三生活紧张而沉闷,人人都紧绷着神经准备迎接最后的冲刺。也许是新千年这样的时点实在难得,也许是想让我们舒缓一下一触即崩的压力,班主任组织了高中三年里唯一的一次新年晚会。因为很多不打算参加高考的同学已陆续离校,几乎每周都有人离开,晚会充满了离别的气息。高中里已经足以产生真挚的友情甚至爱情,长久学习的压力也需要一次彻底的释放,晚会的气氛空前热烈,很多平时少言寡语、老实木讷的同学也都登台唱了歌,包括我在内。我和另外三个最铁的哥们合唱了一首《心中的太阳》。“往事不回头就请你喝了这杯酒”,那时的我们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神采飞扬,豪迈洒脱。虽然我们都不知几个月后将面临何种命运,但以这种大无畏的、淋漓尽致的方式吼出了毕业宣言。

最后的毕业来的平静而从容。大四的后半段,实习的实习,工作的工作,虽未正式毕业,却已各奔东西。晚会没有,聚会也没有,甚至拍毕业照人都没有到齐。但我有我的方式。那年我已经有了一台能够录像的数码相机,我做了一部小片,纪念这也许是一生中最宝贵的四年光阴。校园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还有一张张青春的面孔,一个个难忘的瞬间,被我编进这个小片,献给自己。片子用了两首歌做插曲,一首是《知道不知道》,另一首是《栀子花开》。伴随着刘若英空灵的不舍的和何炅淡淡的忧伤,我唱完最后一曲毕业歌,永远告别了学生时代。

十二年了,我应该早已习惯于现在的角色和生活,但学生时代的烙印却从未彻底抹去,也许永远也无法抹去。就像我上大学时不喜欢数学,高数经常挂科,留下了惨痛无比的记忆。所以直至今天,我还一直被高数的梦魇所困扰,时常梦到自己正置身考场,面对试卷一筹莫展,惊醒之后仍心有余悸,直到反复确认自己早就毕业了,早就不是学生了,再也不用考高数了,才能平复下来。

但是,哪怕是在学校这样一个避风港一样的环境里工作,十二年的酸甜苦辣也让我深深体会到一个道理“人生真正的考场从来不在校园里”。是的,毕业让我们远离头疼的试卷和枯燥的生活,但人生的考场才刚刚开始。我们将随时面对各种各样的考试,每一次都关乎自己的命运,关乎我们的家人和朋友,不容有失,而且没有补考的机会。

往事不回头,唱罢这首歌,让我们迎风启程吧。

2016年6月19日于家中

沂水中疃聂氏族谱研究(一)族谱序

 

前言

莒南聂胞其兵兄多年来勤心家族事务,寻根追谱,察旧探微,数年如一日,令人感佩。前数日,其兵兄得沂水(今沂南)中疃聂氏家谱一册,知我久求此谱不得,乃寄我,欲将之电子化,并转简字,以便考察。余既欣然领命。首日即得序言及始祖小记一篇。

20160501_172444

20160501_172454

  族谱之修,皆曰敦宗也、睦族也。然吾谓敦宗自有所以敦宗,睦族自有所以睦族,何必藉谱序为名耶?窃念始祖以来,自明洪武初至我本朝,越三百余年未有谱本,亦无谱石,而祖讳世次类多湮没,则亦不得不听其湮没也,是可伤已。迨康熙二十一年,始创立谱石,而六世祖之前不记者固多,六世祖之后不记者亦复不少,但取其可志者志之。而吾聂氏一族,方于是始见源流。后三十年,而吾勤听祖与从悔伯及钦四伯复修谱于康熙三十一年,承前启后,于斯在矣。然去前谱未远,犹易为力也。独不曰易逝者时、难留者岁乎。

  十余年前,余观人往代更,名讳多所改易,支派辄有断续,谱当斯际,已难骤悉,余窃旧有志焉。无何乾隆癸卯之后,数年蝗旱为灾,至丙午岁,大饥,流离死亡,安问世系。倏忽之间又近二十余载。综计谱历年所盖九十于兹矣。凡名载谱石者,都无一存,或至再传、至三传且至四传。其间,孙不知祖讳,子不知父讳者往往有之。呜呼!可胜慨哉!幸尚有族中一二遗老,旁参互证,复上据谱石以考其前,下访族人以稽其后,谱已载而讳竟忘者,或因行次以知讳;讳仍传而派已失者,或询旧姻以得派。虽亦未尽详核,又复共见原委。是仍吾勤听祖与从悔伯及钦四伯再修之力也。傥不及今续之,恐数世之后愈远而愈无所考据矣。

  谱成之后或板或刻石,是在族人之商榷尔。

谨序

  吾始祖兄弟两人,原籍长山。明洪武初,以兵灾迁沂水,卜居此地。此聂氏所由始也。越三百余年,至我本朝康熙间,始立谱石,支派名字多有所失者。吾始祖一讳天,一讳地,其真讳欤?抑后人追誺?有取于万物本乎天,人本乎祖之义欤?且子孙辈或天祖之后,抑地祖之后,谱石俱所未载。此亦历世久远,无可考者。惟知历山东足下,有始祖墓焉。

后知后觉

  能够在心情基本平复之后再写下这些话是对的。如果昨天来写,肯定是混乱不堪的。昨天一整天我都处于极度痛苦之中,这种痛苦类型很特殊,迄今我没想到合适词语可以描述。从机场回来的路上,我从上海路转向临沂路,竟然走进了一段断头的土路,直到几乎无法行进,我才发现我走错了路,临沂路本是宽大平坦的,怎么会有这么一段土路?我在熟悉的城市第一次迷路。在滨州路的一个路口,耳边仿佛有种噪音响了很久,等我缓过神来,原来是身后的一辆出租车一直向我狂按喇叭,原来我不知不觉侵占了他的车道。中午11点50分,朋友打来电话,说我看到你女儿在学校门口站着,你没来接吗?我忽地想起,我忘了接孩子了。
  虽然我没有合适的词描述昨天的痛苦属于那种类型,但回想起来,那种症状大致可以用失魂落魄、形同梦游来形容。我仿佛被一记重锤击中脑门,又击中胸口,脑振荡、心也振荡。这种感觉不是刀砍斧劈的疼,是由内而外的伤。我受了很深的内伤。表情僵呆,思维混乱,词不达意,言不由衷。
  这痛苦的产生源自一句微信留言,这句留言于我而言如万箭穿心。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一般批评的范畴,而上升到了对整个人品的否定。这是刺痛我最深的地方。倘若是别的什么人这样说我,我大概一笑置之。但我最不希望的那个人这样说过,才让我痛上加痛。从留言的时间来看,这痛苦原本应该在前天下午6点多钟就发作。但前天晚上我有事,喝了些酒,应酬完了回到家,已接近凌晨。在迷醉的酒意中,思维会变得简单粗犷,豪气也会增加不少,所以看到留言虽感难受,但这难受不足以突破酒精的麻痹产生刺痛,所以强打精神匆匆做了一句回复,便睡去了。但麻痹是一时的。从昨天早上醒来的那一刻起,这句话就在我脑海里萦绕起来,越绕越紧,越紧越痛,痛到快要魂飞魄散,只剩下一个移动的驱壳。毫无疑问,这件事将刻骨铭心。
  按照人的本能,思想上的痛苦只有一种办法可以解决,那就是把这件事想通。于是昨天一整天我在做这样的尝试。这并不容易。因为一开始的时候头绪很多,似乎最紧迫的是解释——人在被误解时往往有强烈的自我解释的欲望——这种欲望的强烈程度甚至会超过对仇恨的报复的欲望。但我想了一圈,觉得似乎没有必要解释。我不确定对方是否对我有误解,这种解释就显得很心虚且多余,况且也实在难以有解释的机会。过去的大约一年半的时间里,我的确说了几次在今天回想起来有些荒唐的话,于我自己,说则说了,除了在那一刹换取一份直吐胸臆的愉快,似乎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和收益,只是一个在生活中散漫成性的人又发挥了一次任性。但于对方而言,或许带来了不适抑或是麻烦,如今想来这应当让我不安,而不应心安理得接受一份狡黠的快感。在这件事上让我忽略了自责——进而忽略了应该加强收敛的重要原因是,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在真实的表达内心而不是缺乏尊重的调侃,我只是有些草率的任性表达而并没有阴谋和目的,我只是单纯地以为这些话虽不算光明正大但也无伤大雅,更没有上升到离经叛道、伤风背德的高度。这些原因里面,肯定有我的失误和错误,有我的轻狂浮躁,这是我必须道歉的,按说这不是我这个年龄的人应该忽略的。但除此之外我确实是坦然的,虽然说那些话的时候大部分是在酒后,事后我也从未觉得后悔。我一直都没觉得自己做了恶事,也没有觉得自己做的事突破了自己争取做一个好人的底线。——当然,前天晚上以来,随着这个结果带来的重击,我确实开始后悔了,这绝不是我希望的结果,但这发生了,这说明我肯定做错了什么。毫无疑问我们彼此都发生了误判,造成误判的主要原因在我。我咎由自取,自食其果,完全应当。
  我说了不解释,但还是做了长篇大论的解释。这些解释虽然写在这里,但我想对方应该不会看到。这已经不重要,这解释是给自己的。只有自己拿到了这份解释,才能让自己想通,进而从痛苦中得到释放。看起来这些解释几乎是在自我洗白,仿佛在告诉全世界我是一个单纯的人善良的人天大的好人,受了一天天大的委屈、天大的冤枉、天大的误解,全世界都要同情我,所有人都应该原谅我。这绝不是我的本意,所以必须声明。在这件事上我所犯下的一个天大的错误,就是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让这一切发生。这一切就不应该开头。这棵怪树从种下种子就注定要结出苦果,至于我如何小心翼翼的把握,改变的只是苦果成熟的时间,而不会改变最终结果。这枚苦果看似来的突然,实则是自己的幻想掩盖了理智,使自己没有提前得到预感。而这一切的发生,源于思想一瞬间的放纵,让自己无视实际而陷于一种幻觉。才让这一切肇始。让原本的美好变成尴尬,微光变成暗夜。
  我想起了去年曾为一位朋友抄写《心经》,其中有一句“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颠倒梦想”这四个字我不得不自己对号入座了。我确实莫名其妙的陷入了一次颠倒梦想,沉湎于一段浮躁的幻觉,自以为一切从容得意,实际上在对方眼中肮脏的舞台上忘情狂舞。若非这一盆冷水来的及时,我还要在这里现眼多久呢?
  远离颠倒梦想,摒弃浮躁幻觉,多做靠谱的事,享受健康生活。多么痛的领悟。

2016年4月15日

我的太阳

我登上高岗
以为离太阳更近了
我站在山巅
以为离太阳更近了
我飘在云端
以为离太阳更近了
在太阳看来
我还在原地
你就是那太阳
我的太阳
璀璨夺目
以及温暖

2016年3月28日于重庆

一头海虹

一头海虹
从孕育到长成
要经历很多劫难
幸运地躲过很多偶然
虽然有一天
他和很多朋友一道
进了蒸锅
但进锅的顺序
出锅的顺序
装盘的顺序
直至被夹起的顺序
以至于最后被剩下在盘子里
都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都不以他个人的努力为转移
哪怕被扒光吃掉
也许也有所意义
但被倒掉了
这头海虹
一生可谓悲哀
但,实在不能说
这是他的错
一头海虹——注意单位是头
不是只
不是个
而是头
为什么要用头?
因为头比以上的单位
都显得大气

2016年3月6日于家中

一些话

这个题目很土,也很简单。但这是必须的一个仪式。
2015年已经过去,而且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这一年,我积攒了很多对这个世界的话,但没有说出口。
我以前不觉得,但现在觉得,有时候,必须少说话。
虽然可能没有人关心你说什么话,没人关心你是否说话,没人关心你说不说话。
但,我觉得此刻,我要说话,不论是否有听众。哪怕说给自己听。
这个题目本来应该叫“再见,2016”,这是从2006年开始的一个仪式,第11个仪式。但我改了名字。从今年开始。
很容易发现,今年的我的风格变了,段落短了,不像以前那样长篇大论,试图在澄清或证明什么。
我无需证明什么。也没有人需要我去证明什么。以前我竭力想证明的什么,只是一厢情愿。
2015年,对我个人而言,也许,是这一生中最特别的一年。不是也许,那简直是一定的。
2015年,我在北京度过。只有最后的14天,我回到日照。
北京的气场,我似乎,自以为,已然有所了解。虽然未必准确。我曾说,这是一次补课,毕业10年以来的亟需的一次补课。果不其然,这个课,我上得很认真,也很有收获。
我扪着胸口问自己,这一年,你当真了吗?尽力了吗?对得起自己和为自己创造这个机会——甚至说,赐予自己这个机会的人了吗?
可喜的是,我得到的答案是,我觉得我对得起。
不论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是否同意上述说法,我都固执地相信自己,我对得起。
我领略了国家部委的工作状态。这是一生中多么难得的财富。无论这种收获是否有一种显式的表现,自己的收获,是明明白白的。而且,这是最大的收获。如果所有事情必须有一个说法才能算成功,我不同意。我觉得自己的收获就是成功。无可否定的成功——况且,这种显式的表现未必在第一时间发生——而且往往不是在第一时间发生——这是必须明白的一点——否则就是天真——可笑的天真——我已经过了天真的年龄了吧,这一段的破折号太多,反映了我目前思维的不清醒。这也难怪。酒后肯定不如平时清醒。
我可以告诉我的孩子,我在那个地方工作过。有照片为证。哪怕没有照片,也无可否定。那是事实。
这一年的最大收获在于,让我更明白自己。明白自己是多么难得一件事情。而且这必然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当你以为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时候,是因为你的经历还不够——经历越多,你越能明白自己,可能还会否定之前的自己——否定之前的自己?仿佛是自我矛盾吧。一个人不应该有一个固定的想法吗?以前我也这样认为,现在我发现,当我们的想法固定了,人生就固定了。
说到这里,必须感谢他们了。谁呢?在北京给我以温暖和支持的人们。DK,JP,ZW,HYM,BW,AG,YJ,JS,SYJ……绝对不止这些,只是他们最直接。也许我不方便说出他们的名字,但他们分明存在过。就像我说的“生命中的那些过客”,他们分明的,清晰地,明明白白的存在过。不论是否这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阶段——事后想来只是匆匆而过仿佛梦境的阶段——但那不是梦,分明而真切的存在过。有记忆为证。
我必须对很多人和事保有足够的敬意——这不是因为我更势利了,而是我更清醒了。
2015,我对着这个年份思绪万千。对于一个不热衷于赞扬的人来说,一声叹息已经是最深情的表达。叹息说明这一年的重要,以及对自己想法的反思。我犯了一些错误,天大的错误。有个人让我很难受,曾近乎崩溃——虽然在这个事情上我扪心无愧,但这个社会从来不怜悯扪心无愧的人——他让我难受,但终究克制了自己,宁愿相信自己的错误更大一些,来让自己有所平衡。我不必说出这个人,以及这件事——这件事的教训也许比损失更重要——他让我更相信一句话“不经打击老天真”。打击越重,天真越少。天真本来不是缺点,但人到了一定年龄如果还天真,那也许真的,在当下来说,就是缺点了吧——不论我们是否愿意承认,现实已经做了终极审判。
得失从来都是辩证的。失去的很多,必然也有得到。不论是否算一种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但起码这种想法,能让自己处于平衡。
也许我想得太多了吧?我承认自己就是这么一个局限的人。我并非不想突破自我,让自己更洒脱,但目前,修炼还不够。
一个33岁——马上34岁人人,我不知道怎么做让自己更成熟。但而立之年早已经过了,不惑之年也不远了。现在这么多矛盾的想法,难道不是不成熟的表现?这一点我承认。我天真了太多年,是时候得到教训了。
过去10年的惯例,一年的总结要包含几个方面。个人,工作,家庭,孩子,亲朋。今年的总结,似乎非常复杂而又乱糟糟。我确定这是11年来最长的一次关于个人的剖析——难道我已经处在一个十字路口,所以才会有这些想法,比过去10年都乱糟糟的想法?也许吧。这个阶段总要过去吧。
个人,一如既往。工作,按部就班。家庭,美满依旧——我必须赞美我的女人——我知道有一天我会以一种特别隆重的形式来赞美她——我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家庭的另一面是——老娘病了。这是我始料未及的,也是催促我必须尽快成熟的原因之一。我已经到了必须承担整个家庭责任的时候——不论自己是否感到已经做好准备——都必须的,无条件的,马上进入角色。孩子,这是多么温馨的一个词汇。她上小学了,一个学期里只因为发烧请了半天假。她的成绩目前一般,我完全不着急。感觉得她比我强多了。在我们同龄的时候,我还是一个玩泥巴的顽童。而她似乎已经善解人意。她的学习我从不担心,我遵循一种顺其自然的育儿观,也许这是错的,但证明这是错的需要用她的一生,现在还不能定论。将来的一天她会看到这些,不论她是否认同,这都是我的态度。她应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就像我那无拘无束的童年一样。那样能让她的人生更完整。
2014年11月,我告诫自己,2015年应该是我倾诉更多的年份,因为这一年最特殊而且时间最充分。我很遗憾我高估了自己。我不是没有话说,2015年我更多的用了微信而不是这种长篇大论的博客。也许有一天我会想办法把这一年的所有微信分享到这里来,以证明自己这一年并没有偷懒。但目前为止,这一年,这个博客冷清异常。我本可以把它做得更好,但我没有做到。
必须感谢。这一年,给我以支持、鼓励、帮助和感动的人们。他们很多,有领导,有同事,有朋友,有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这样的长篇大论,以后会越来越少。我觉得这很遗憾,但我觉得这应该是必然的。
因为,我不是以前的我了。

2016年1月29日凌晨,农历腊月二十 于家中

从前的我

心里的呼唤 总在徘徊
风中的云彩 它向我走来
远处那个人 还在等待
熟悉的声音 已不在

你说你要离开
明天还会回来
曾经忘不掉的
如今是否还记得来
转身不算告别
分离却分不开
若是遇见从前的我
请带他回来

星月那么亮 风多自在
梦里的草原 誓言如花开
唱完这首歌 谁先醒来
说好不分开 何必未来

你说你要离开
明天还会回来
曾经忘不掉的
如今你是否还记得来
转身不算告别
分离却分不开
飞越思念时空之海
你还在不在

你说你要离开
曾经忘不掉的
如今你是否还记得来
转身不算告别
分离却分不开
若是遇见从前的我
请带他回来

———————-
作词:田晓鹏
作曲:黄英华
演唱:陈洁仪

悖论

书上说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这纯粹是骗人的
我每晚念着你的名字入睡
却还是梦不到你

但是
如果梦真的可以被控制
那她会不会
立即变得像这生活一样无聊?

2015.10.14夜

所谓写诗

我知道
对很多人来说
写诗是很傻X的行为
这也难怪
写诗本身就是
很傻X的行为
但是
我想说的是
聪明不难
傻X才难

我这一生
到目前为止
难言成败
但我截至目前的精力
只用在两个地方
一是她
二是诗

对于自己
我本没有任何要求
但对于别人眼中的自己
我却有所要求
这要感谢别人
才有了现在的我

诗不曾给我回复
她也是
我感到一种失败
也许没有回复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但我还是梦想着
奢望着
期冀着
煎熬着
等待着
你们给我一点点回复
也许这对你们举手之劳
对我来说
却是一切

2015.8.22晚于京华

京城夜雨寄乡

独居京城半年余,常叹孤寂。时有高朋三二,小酌不废。七月十九日夜,夜雨声声,所思者累。乃作怀乡。
————————————

夜雨霖铃芭蕉翠,京华须臾半岁。
三十功名有或没,何妨沉沉一醉。
浮生似可一追,梦里黄粱一会。
所念所爱所珍贵,问君区区可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