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潇洒

让一个像我这样的人不再潇洒
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时间做到了
不能说我已经彻底投降
或者我已经是投降最晚的那一批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
一个人拥有越多
顾虑就会越多
于是做任何一件事情之前
都会首先被顾虑缠绕
一无所有的年代曾经一无挂碍
竟可以获得真正的洒脱
我不知道我更喜欢哪一个我
如果时间倒流
让我遇上从前的我
我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
什么值得珍贵
什么值得可怜
是否得偿所失
是一个极难回答的问题

2019年8月7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ust enable javascript to see captcha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