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瞬间

毫无防备地
我又遇见了你
在这个斜风细雨
漠漠轻寒的午后
模糊的车窗外
你就那样
翩若惊鸿地一闪而过
恍惚瞬间
我一阵慌乱
还没敢看清你的脸
你已如飞鸿踏雪
一去无痕迹
我从未想象过
如此仓皇的相遇
原以为会是在一个平和的日子
彼此相逢一笑
然后再去努力忘记

2017年3月20日

光亮

我睁开眼睛
只看到一片漆黑
像是夜里
但好像又不是夜
我没有听到蟋蟀的叫声
也没听到隔壁爷爷的鼾声
我在哪儿
难道是梦里吗?

我感到有点冷
我踢被子了吗
每晚妈妈都会给我重新盖好
妈妈去哪里了?
我的手好像动不了了
我的腿也有些疼
哦,不是有些疼
是非常疼
从来没有这么疼过
我想大哭
却没哭出声音
我怎么了
爸爸,妈妈
爷爷
快帮帮我!
快帮帮我!

那里好像有一点光
一个发光的圆点
隔着乌云模模糊糊又不太分明
那是月亮吗?
月亮好像没这么大
是一把手电吗?
是爸爸来找我了吗?
爸爸!爸爸!
我为什么喊不出声
快来救我!

我感到越来越冷
好像去年冬天
爷爷带我在冰上抓鱼
掉进冰窟里那次一样冷
爷爷的大手一下子就把我捞出来
妈妈用炉子给我烘干棉裤
我光着屁股坐在被窝里
还吃了煎鸡蛋
鸡蛋真香

对,鸡蛋
我觉得有些饿了
也许吃点东西,就会暖合起来
吃饱饭就不冷了
这是爸爸说的
妈妈,我还想吃煎鸡蛋
真的非常非常想
我舔了一下嘴唇
没有香味,好像是沙,又好像是土

那个亮点
好像大了一些
那点光
好像更亮了一点
我好像听到一些声音
好像爷爷在喊聪聪!聪聪!
他来救我了吗?
爷爷!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哦,我想起来了
我和爸爸在地里收白菜
然后我好像踩到一个东西
然后我就掉下去了
大地好像裂开了口子
我就那么落了下去
然后
然后就醒了

我好想听到一些声音
一些人说话
很多人
那一点光,忽明忽暗
有时就完全黑了
我要隔很久才抬头看一次那光
因为我没有力气了
我没有吃饭
怎么会有力气
这也是爸爸说的
我确实没有力气了
我连去想这些事情
都感觉没有力气了

我仍能感到那闪动的光亮
爷爷在那里
爸爸在那里
小妹在那里
你们都在那里
而我在这里
我要抓
我要刨
我要爬
我为什么动不了了
快给我那亮光!

过了多久了
我好像又做了个梦
梦见去年生日吃的蛋糕
还有妈妈做的面
我们都在
所有人都在,我很快乐
我好像不冷了
我好像漂浮在空中
我一直想飞
现在我感觉自己飞起来了
但我睁不开眼睛
也张不开嘴
只有一片漆黑
没有月亮
也没有星星
哦,对了
那一点光亮呢
好像还在
又好像灭了

咦,我好像能动了
我看到那光亮了
我的身体不由自己
向着那光亮飘过去
土没有了
云雾没有了
那光亮越来越大了
你们的声音越来越清楚了
我看到有人了
哦,那不是月亮
是个井口
有人探出头来了
他们在喊着什么
我向他们伸出手
快抓住我!
我来了!

他们好像没有看见我
还是趴在那井口
我飘过了那光亮
看到很多陌生人
很多大车
我最喜欢大挖车
上次在玩具店看到一个
爸爸说下次过生日就给我买
我头一次见到这么多大挖车
他们都在忙忙碌碌
我看到爸爸了
还有爷爷
还有叔叔婶子
我听到妈妈的哭声了
他们好像没有看到我
我想扑到妈妈怀里
让她抱着我
但我控制不了自己
我的身体一直往上飘
飘向头上无边的夜空
那里有星星,也有月亮
我回头看
地上的那一群人,一群车,一群灯光
越来越小
越来越小
慢慢也变成一个亮点
我不想离开
让我回家吧
我求求你们了

我不知道我将去向哪里
也不知道何时还能回来
我知道我想你们
我永远想你们
还有那一点光亮
已经烙在我的脑海
永远不会忘记

2016年11月11日
闻河北蠡县坠井男童不幸罹难作

一头海虹

一头海虹
从孕育到长成
要经历很多劫难
幸运地躲过很多偶然
虽然有一天
他和很多朋友一道
进了蒸锅
但进锅的顺序
出锅的顺序
装盘的顺序
直至被夹起的顺序
以至于最后被剩下在盘子里
都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都不以他个人的努力为转移
哪怕被扒光吃掉
也许也有所意义
但被倒掉了
这头海虹
一生可谓悲哀
但,实在不能说
这是他的错
一头海虹——注意单位是头
不是只
不是个
而是头
为什么要用头?
因为头比以上的单位
都显得大气

2016年3月6日于家中

理想与年龄

我中学时代的理想是为全人类做点事
我大学时代的理想是为国家做点事
我工作之后的理想是为单位做点事
工作五年之后
我的理想是为家人做点事
工作十年之后
我发现哪怕仅仅为自己做一点点事
都是几乎不可能的

2014.9.16午后

麻木的舌头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
喝五十三度的白酒而感觉不到辣
难道是连日的超负荷工作
让我的味觉出了问题?
我宁愿相信
我是我的精神
在麻痹自己

2014.3.16午后

丢失的眼镜

我梦见我找到了那副丢失很久的眼镜
重新戴上它的那一刹那
瞬间的清晰让我头晕眼花
进而有些恐惧了
可能我已习惯了模糊一点的世界
还是不戴了吧

2014.3.1

梦境一首

主席坐在一张桌子前面
翻阅着一本书
我偷偷瞄那封皮
是《草书集》
周围的人都在打盹
只有我醒着
忽然
主席倒在桌子上
我意识到他可能死了
但右手仍在动
他用拇指点击食指
然后是中指
如此反复
仿佛在掐算着什么
或者在传递一个密码
我赶紧附到他头上去
希望听到一个天大的秘密
但只听到他发出微微的声音
“明白了么?”
我说
“明白了
食指 中指 食指 中指”
他急忙用最后的力气打断我
“小声点!别让他们听到!”
说完这些他就死了
而我也醒了
我意识到这是一个永载史册的梦
必须在忘记之前牢牢记下
虽然我还需要时间
去参悟这个深奥的遗言
或者说遗诏

2013年3月21日

梦的解析

与之前的梦到开车不同
最近我经常梦到
刹车失灵
我告诉妻这一切的时候
她很害怕
并打断我
但我知道,这有所预示
好在
好在我每次刹车失灵时
速度都很慢
撞到墙上 树上 抑或石头上
只是小刮小蹭
但我仍害怕
我经不起
一点刮蹭

2012年10月19日 酒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