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木的舌头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
喝五十三度的白酒而感觉不到辣
难道是连日的超负荷工作
让我的味觉出了问题?
我宁愿相信
我是我的精神
在麻痹自己

2014.3.16午后

丢失的眼镜

我梦见我找到了那副丢失很久的眼镜
重新戴上它的那一刹那
瞬间的清晰让我头晕眼花
进而有些恐惧了
可能我已习惯了模糊一点的世界
还是不戴了吧

2014.3.1

梦境一首

主席坐在一张桌子前面
翻阅着一本书
我偷偷瞄那封皮
是《草书集》
周围的人都在打盹
只有我醒着
忽然
主席倒在桌子上
我意识到他可能死了
但右手仍在动
他用拇指点击食指
然后是中指
如此反复
仿佛在掐算着什么
或者在传递一个密码
我赶紧附到他头上去
希望听到一个天大的秘密
但只听到他发出微微的声音
“明白了么?”
我说
“明白了
食指 中指 食指 中指”
他急忙用最后的力气打断我
“小声点!别让他们听到!”
说完这些他就死了
而我也醒了
我意识到这是一个永载史册的梦
必须在忘记之前牢牢记下
虽然我还需要时间
去参悟这个深奥的遗言
或者说遗诏

2013年3月21日

梦的解析

与之前的梦到开车不同
最近我经常梦到
刹车失灵
我告诉妻这一切的时候
她很害怕
并打断我
但我知道,这有所预示
好在
好在我每次刹车失灵时
速度都很慢
撞到墙上 树上 抑或石头上
只是小刮小蹭
但我仍害怕
我经不起
一点刮蹭

2012年10月19日 酒后

一个秋日

我看见一个铺满青草的土坡
坡顶站着一棵茂密的樱花树
树下躺着一块大石头
石头上坐着我的妻和女儿
女儿在吃着糖葫芦
秋日的阳光
正穿过湛蓝的天空
我攀登着
向着她们
她们笑眯眯地望着我
这一刹那——
分明曾在哪里见过
是心里
梦里
还是童话里
这一刻
在我眼睛里

2012年9月23日 日照植物园

青春之歌(三)

那支叫做青春的蜡烛
自从点燃
就在日复一日中
越来越短
越来越短
燃烧的青春
是照亮了
哪怕如萤火虫般微渺的
一点黑暗
还是无关紧要的锦上添花
抑或是
毫无意义的微明
青春不该如此
不该如此

2011.12.15醉中吟

小人物的尊严

小人物不是人物
但是人
是人就有尊严
他们的尊严
因对被侮辱
被践踏
和被奴役保持底线而存在
因对丑恶
对污浊
和对背叛保持免疫而存在
因对梦想
对爱
和对责任保持坚持而存在
因其虽然长期尘封
但从未泯灭的抗争
虽然长期沉寂
但从未冷却的内心
虽然一脸木然
但从未迷失自己
虽然卑微
但不可替代的存在
而存在
他们的尊严
不因你知道或不知道
发现或未发现
希望或不希望
而活生生地存在

《钢的琴》观感 2011.12.10深夜

越狱

我去看她
隔着监狱的铁栅栏
她说她是无辜的
谁比我更相信你
我的妻子
她忽然说,我要越狱
扒开墙角的干草
露出一个正在挖掘的洞
我惊恐万状
她竟镇定地微笑着
放弃吧,我说
总会被抓住的
忍一年吧,虽然无辜
总强过做一辈子逃犯
她哭了,很伤心的那种
然后竟然
真的放弃了
清晨的时候
我为懦弱的梦而无地自容
怎么会阻止她
我应该去劫牢啊!

2011.9.22

青春之歌(三)

我不见你
正如不见的青春
当你的笑容
跳出这泛黄的纸张
我骤然发现
我们都老了

我想见你
正如想见的青春
当我的寻觅
越不过世俗的围墙
我终于相信
我们很遥远

我梦见你
正如梦见的青春
当记忆的网
打捞起岁月的尸体
你还记得吗
我们在一起

我失去你
正如失去的青春
当你的样子
充满我疲惫时的心
原谅我怀旧
我们曾年轻

2011.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