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中漫步

  晚上八半点,正与LP坐在楼下的中国银行门口的石阶乘凉,电闪雷鸣,暴雨突至。慌忙往回跑。豆大的雨点噼哩啪啦打在背上,倒是凉爽的很。回到家里,站在窗前看雨。马路上人们行色匆匆,一片慌乱。却也有与众不同的,我看到几个人,远远地走来,没有打伞,没有穿雨衣。暴风骤雨中,他们不慌不忙,从容的走在马路上,任瓢泼大雨浇在身上。走的近了,我渐渐看清,这应该是一家四口,父亲推着一辆自行车走在前面,母亲和两个孩子手牵着手走在后面,两个孩子欢快地在雨中跳跃,还不时伸出手来指向那天边的闪电。他们就这样走着,直到淡出我的视线。
  倘若是细雨中漫步,还算是一种很有情调的事情。在这电闪雷鸣的夜晚,在暴雨中漫步,竟也能如此镇定从容。说起雨中漫步,首先想到了苏轼。他的《定风波》就记录了一次自己独步雨中的经历,写得优美洒脱还蕴藏哲理。
  《定风波》并序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苏轼的乐观、旷达和从容,自然不是俗人可比。对于“夜饮东坡醉复醒,归来仿佛三更”和“解鞍欹枕绿杨桥”“我欲醉眠芳草”的苏轼来说,雨中漫步实在算不了什么。这一家四口,漫步暴雨之中,也许是自有其缘由和无奈,未必是有苏轼这般旷达的人生境界。但是倘若真的能在一次狂风暴雨中从容漫步,或许可以获得一种全新的观察这个世界的角度。虽然我们早已习惯了每天站在淋浴头下冲去身上的污垢,却未必敢于尝试一次这种来自天上之水对心灵的洗礼。

8月10日夜于家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ust enable javascript to see captcha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