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之行后记

  很难得,“游记”这个栏目终于又要增加点新东西了。
  我很遗憾这个栏目的更新频率如此之低。这绝不是我的本意。我是一个喜欢远方的人,外面的世界对我充满了吸引力。但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一旦参加了工作,便像一头被捆住了四肢的猪,只能躺在那里任人宰割。年少时所向往的那种“万里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的自由和洒脱,早被柴米油盐酱醋茶深深埋葬。这些年中唯一值得津津乐道和念念不忘的,还是2002年的春节,那次为了爱情的跨越8个省的万里南征。来回十余天的所见所闻,现在想来宛然是一个遥远的梦境。那湖北、安徽的稻田、水牛和水牛背上的小鸟,江西的夜幕下的长江和烟雨中的梅岭。广西的黎明前的桂林,柳州一眼望不到边的甘蔗林,南宁的我叫不出的名字的亚热带树,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挑着龙眼兜售的农夫。罕见的巨大的馒头,集市上花样繁多的酱菜,香喷喷米线。一元钱就能吃个饱的香蕉。这一切都让我怀念。怀念的不仅仅是一种奇异的经历,一种异域的风情,一个全新的环境,更多的是一种自由的释放,梦想的远征。虽然其中也充满着曲折和离奇,也目睹了许多人间疾苦,民生多艰。
  而那仅有的一次真正的远行,我也没有记下什么。旅途中我曾有意识的收集一路上的点点滴滴,记在一个本子上,打算将来可以写一篇《南行漫记》,记下我旅途中的那些人和事。但是后来一拖再拖,5年半过去了,以至于连那个本子都丢失了。那次南行的细节全部遗落,只剩下一种难以名状的淡淡怀念了。
  最近的几年,虽然四肢还是被捆得结结实实,但是我从来没有停止挣脱的尝试。我实在怕极了这头顶上四角的天空,于是逃离的想法便时常涌现,虽然可以实施的机会并不多。这次去济南就可以算是一个机会。当然这次机会的代价也是很大的。但是不管怎么说,最最起码,我的“游记”栏目,又可以勉强更新一下了。
  12月1日一早坐车,从东站发车到总站,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于是和同行的Z君先去门口的包子铺吃了两笼小笼包,喝了一碗稀饭。8点钟准时发车,经过高速公路上4个小时的跋涉,12点钟,基本进入济南郊区。到12点20分,便进入了市区。可惜天气并不好,有点阴。这也影响了这个城市的色彩,一切都有点灰蒙蒙,打不起精神的样子。
  济南给我的第一印象,和其他的大城市相比,并没有什么不同。麻花一样的交通网,川流不息的车辆和熙熙攘攘的各色人群。置身于城市之中,满眼是楼房、车辆、人流和广告牌。满耳朵都是汽车马达和喇叭的声音。这似乎是繁荣的象征。不过令我有些许失望的是,这和许多其他我所去过的内陆城市一样,都是笼罩在灰尘中。似乎在室外很难找到一个没有灰尘的地方。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直接坐下,或者靠着。甚至由于天空飘着零星小雨而使得柏油马路变得泥泞以至于走起路来无从下脚。或许长途汽车站总是一个城市中最繁华但也是最不整洁的地方。
  济南是一座老城。乘出租车前往济南大学的途中,高大气派的大楼和低矮破旧的民房并肩而立。富丽堂皇的酒店和吃烧饼面条的地摊比邻而居。规模庞大的大商场和走街串巷的小商贩屡见不鲜。各种各样的小轿车、大客车、出租处、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和人力三轮车穿梭于城市的大街小巷。济南没有我想象中的整洁,但比我想象的宽容。这是一个宽容的城市。
  我所住的济南大学招待所的楼下,是一条南北方向的街道。不知道叫什么路,但是很宽的一条马路。白天靠近济南大学门口的地方便有很多小吃摊和水果摊,中午刚到时我和Z君还去吃了一碗米线。到了晚上这里便完全变成了商业一条街。从南到北,大约一公里或者更长的距离,被大大小小的地摊摆的满满的。卖的东西五花八门,从各种水果、小吃到日常用品、服装鞋帽。还有投球、套圈、打枪一类的娱乐项目。甚至还有一处,在显眼的位置摆了一堆花花绿绿的盒子,初看以为是什么工艺品还是扑克,近了一看竟然是安全套。这个市场倒是红火的很,当然主要是面向济南大学的学生。我和Z君从南到北转了两个来回,他想给女儿买个玩具,而我想给LP带件纪念品。但是转来转去,没有看到很有特色的东西。最后转的累了,也没有选成,便只好作罢。
  像这样的一条街,这样的粗放而略带混乱的经营方式,对于一个城市来说是很需要宽容的心去容纳。在没有来济南之前,我感觉南京是我去过的城市当中最具有宽容之心的,在繁华的市中心都可以随处找到吃馄炖和烧烤的小摊。在雄伟华丽的大厦下也可以有衣衫褴褛的拾荒者。而济南,也给我这样的感受。这种宽容之心在某些城市以各种借口声称要禁摆摊、禁乞讨、禁所谓“低素质人口”、禁摩托车、禁电动车等一系列荒唐甚至可耻的新闻一再见诸报端的今天,显得尤其珍贵。起码他们意识到了活着是人的第一需要,所谓“市容”只是一层薄薄的面子。“仓廪实而知礼节”,简单粗暴的用一个“禁”字来解决问题,是一种极度的短视,也是理想主义的拔苗助长。我想但凡有比这更好的活路,也没有人愿意在冬天的街头伫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来兜售一元钱三张的手机贴纸和一元钱两只的糖葫芦。
  还是回到济南的话题中。这是我第一次去济南。而且经过的地方只是汽车站到济南大学这一段。至于济南最出名的泉,却没有机会见到。不过我很怀疑泉是否具有传说中那么高的观赏性。观水,我有两个极端。要么观静水,或如湖水,平静如镜,蓝天白云,岸芷汀兰,倒影成趣。或波光粼粼,一碧万顷,游目骋怀,旷达高远。要么观动水,黄河之水天上来,奔腾咆哮,地动山摇,气吞山河。而像泉水这种,不温不火,不静不动,任凭想象,似乎也难有可圈可点之处。况且在喷泉已经随处可见的今天,很难想象哪个天然的泉是人仿造不出来的。甚至人造喷泉动辄几十米、上百米的水柱冲天而起,有的还能伴随音乐翩翩起舞。其观赏性,大概不逊自然之泉。所以对于泉,我倒没有多少向往。
  当然济南并不是只有泉。可以玩的地方有很多。可惜这次的行程过于紧凑,实在没有时间观赏更多。1号中午1点到了济南,下午开会,5点散会,吃晚饭,逛街,睡觉。不过这一觉睡得并不香。楼下的马路上仿佛过了一夜的火车,轰隆隆的汽车马达声彻夜不息。耳朵用被子捂起来还是睡不着,折腾来折腾去,一夜未眠。早晨起来天更加阴沉了,还下起了毛毛雨。勉强洗了把脸,却忍着没有刷牙——这里的水和青岛的水如此的相像,强烈的消毒水的味道。我自知不是一个挑剔的人,更没有洁癖。但是对于这消毒水的味道,却是特别反感。以前听人说日照的自来水是纯天然的,一直都不信。现在用过了其他城市的自来水,越来越相信了。
  济南给我的另一个印象是,生活成本并不高。这里当然有很多很贵的东西,但是同样也能很容易的找到便宜的东西,尤其是吃饭和住宿。在车站旁边不远处一个很整洁的快餐店吃了一顿早餐,质量很高的肉蒸包只有5角钱一个,八宝粥只有一块五。这甚至比日照便宜。我一直认为日照的餐饮大概由于旅游的推动,价格有些偏高。由此看来是更加确定无疑的了。
  我的第一次济南之行,就在匆忙中结束了。实际上这是一次很仓促的走马观花。我想对于这个城市,我了解的还太少太少。但是对一个城市的印象,也许第一次往往是最直接的。我一向不向往甚至讨厌大城市,讨厌那种喧嚣。对于济南我同样如此。但是额外的,我感到了一种亲切,这使我站在济南街头,并不手足无措。

2007年12月3日

济南之行后记》上有5条评论

  1. XPB

    呵呵,原来聂老师住在我曾在的学校啊,在那里呆过两年。
    你所说的那条路是济微路,106号,05年我去的时候正在修,尘土飞扬,坑洼遍地,今年五月份差不多才完全修好。
    济南大学挺大的吧 #xiyue#,从西走到东要走一阵子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