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结婚了

  这个题目起的有点平淡。这本应是一件非常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用这样一个标题似乎过于简单了。但是对于今天的我,和我的心情,就是这样的平淡无奇。当一个长期以来的目标即将达到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激动和狂乱,有的只是平静。激动和狂乱都在向着目标跋涉的路上一一经历和消耗殆尽了。当离这这个目标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反而平静下来了。
  但是无论如何,这样的日志一辈子中也只能写这一次,不管是多么平淡的一个题目,都是我这一辈子中不可省略、不可忽视也不可重复的心情了。想到了这样的意义,我便竭力想让自己兴奋起来,调动所有的情感细胞,把这段时间的心情记录下来。但是语言总是苍白,文字总是软弱。对于感情,文字的表达只是最单薄和最缺乏深度的记录方式。哪怕不表达,不记录,只要这些感情发生过,这些感觉到来过,这些心情萌发过,就一定会留在心底的某个地方,未必时时浮现,但却触手可及。
  结婚是什么?如果真要问自己,却一时无从回答。或许对于不同的人,结婚有着各自不同的意味。除了不得不也没有理由不也没有必要不遵从于“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社会伦理之外,对于我自己,最大的意味,或许就在于一个承诺的兑现。欠别人什么东西都不好受,尤其是承诺。当八年前我很郑重地对一个女孩说我将来一定要娶她的时候,我就背上了一个诺言。虽然那时只是一个天真的少年。少年时代的话或许可以忘记,承诺可以背弃,理想可以放弃。但是也总有些东西让自己一生铭记。而我记住的恰好就是这个承诺,这个在我眼中至高无上的承诺。
  当把结婚说成是承诺的兑现,仿佛让人感觉是很不情愿一般。甚至是为了完成承诺而做出的无奈选择。这显然是一种错觉,尤其在我身上。我承认为了兑现这个承诺我确实承担了压力,来自各方的压力,更多的是精神的。但是我选择的是坚持,是不放弃。我认定这是一件正确的事情也是一件必须由我自己决定的事情,任何人和事都不能使其有一丝动摇。也许正是我的坚持,让我一步步接近这个承诺,直到今天,触手可及。
  这一天的到来早已让人急不可待,但还是比我预想中的要早。原本还有一个最大的疙瘩没有解开,现在却忽然云开雾散。这一切的到来有些突然,让我欣喜不已却又有些慌乱。婚期已经剩下不到两个月,立刻就投入到结婚的准备中去,我一时有些失措。农村的风俗重,什么都要按套路来。定日子、装新房、买衣服、置家具、找车子、订酒席,一件一件都要排上日程。父亲找人修院子,母亲忙着缝棉被,姐姐用她的手艺给将来的弟妹做嫁衣。一切都热热闹闹地展开了。沉寂已久的小院不断增添着喜气。
  于是这些天我也不断往返于日照和老家之间。7号那天和LP回家去“送日子”。对于结婚的这些程序,我是不太了解的。但是母亲都已安排好,我只需要照办就行。其实这些天正是我这个学期最忙的时期,各种事情接踵而来,深感分身乏术。一离开单位电话就响个不停。但是结婚这样的事是压倒一切的。这还要感谢好友LYL君和LJ君。这两个在我的博客中经常被称为“L君”的哥们一个借给我钱,一个借给我车。可以算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了。LYL君为了开车送我回老家“送日子”跟经理请假还吵了架,LJ君则在工作十分繁忙的前提下排了一个小时的队给我寄钱。我是一个靠感情生存的人。在这样充满感情的空间里我陶醉不已。
  不过令我感到羞愧的是,回来之后L君曾要求我把回家的经过写到博客上,他好转载一个。但是我却没写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写成,对于一个整天苦于没有东西可写找不到灵感的“伪文学青年”来说,这样的经历正是很好的噱头。但是我恰恰在它面前失语。对于感情,对于我的爱情,我一向是不避讳谈论的,甚至是乐于分享的。但是到了现在,我却忽然想让它深沉下来。我不知道用一种如何的笔触去纪念我的爱情。我没有底气,我做不到。
  这算一个理由也好,一个狡辩也好,这就是我对L君的回答,也是对自己的回答。这样的回答也许令人失望。但是我目前能做的只有这些。

  我要结婚了。这是一个句号。但句号之后又是一个新句子的开始。文章里的句子可以修改,生命的句子却只有一次机会。一旦写过去了,便只能走向下一个开始。而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努力完成这最后一笔。这个由我主演的爱情故事已经接近完美,只差了这最后的一笔。

2007年12月15日夜

我要结婚了》上有4条评论

  1. 王志乐

    兄弟,祝贺你。
    冬月初六,老子订婚,2月之后,你结婚,好事。
    不知道本大人我能否帮上一二?!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ust enable javascript to see captcha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