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117

  我是一个多梦的人。我的睡眠质量并不好,几乎每晚都疲于做梦。虽然做梦让人感到辛苦,但有时候我对梦境又有所期待。因为在梦中我可以去很多奇怪的地方,见到很多奇怪的人,做一些奇怪的事。当然如果梦醒之后一切成空甚至连梦里的内容都记不起来了,这种陶醉于梦境的感受不过是镜里观花水中望月。但偏偏,对于我,却一直有一个奇怪的“习惯”,我在梦中很清楚自己是在梦中。当我置身梦中时,我经常清楚的知道我自己是在做梦,并且竭力试图记录更多梦的内容。这是一种奇异的经历和体验,这时常让我有新鲜的收获。所以我对梦境时常有一种期待。
  去年曾写过一篇《幽冥游记》,是比较典型的一次“梦中而知于梦中”的经历。其实这样的梦不胜枚举,只不过第二天早晨能够记忆清楚的并不多。大多只剩零散的碎片。类似的梦我曾做了许多许多,甚至有几次曾在梦中收获了一首诗,生怕醒来后忘记,我曾于梦中竭力去背诵这些诗句,但是往往是醒来之后只记得努力背诵的情景,却想不出一句话来。这曾让我倍感遗憾。还有些时候我在梦中试图保留一些文字、纸张或者其他实物,用以醒来时的佐证。但醒来后除了一些残存的记忆当然一无所有。不过从梦境结束到彻底清醒地意识到自己躺在床上的这段时间,这个过渡阶段,我每每都能有清晰的体会。如果我想坚持回到梦中,往往也能实现短暂的“醒而复梦”,但整体的感觉是离梦境越来越远的。就仿佛梦境的镜头和现实的镜头两个叠加在一起,梦境的镜头逐渐消隐而现实的镜头逐渐清晰,这中间总有一段混沌的时期,最终归于现实。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否也会以这种方式做梦,反正我从高中就开始做这样的梦。从梦境转到现实的这段时间让人感觉很长,而且往往是痛苦的。那感觉无法形容,仿佛失重。10年前的时候从梦境到现实的转换往往正是通过某种失重达成的——如悬崖坠落。后来多是极度惊恐,如四肢僵硬无法动弹,或大声呼喊发却不出声音,或在某种巨大阻力中奋力前行,或被某种怪兽吞噬撕咬等等。而到了最近几年,这种转换方式温和了许多。多是在一种梦境与现实的反复交叉中逐渐过渡过来。
  当我发现自己具备了这种“有意识梦境”的能力,我对于梦总体是期待的。梦中可以做一些现实中不敢、不能和无法做到的事情,这往往是痛快淋漓的。叛逆的心理和长期压抑的本心在梦中得以释放。我曾多次尝试按照“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主流观点来在睡觉前刻意让自己反复默念某一个主题——比如与一位暗恋已久的美女约会,但事实证明这没有任何效果。梦境的内容无从控制,试图去主动“生成”梦境是徒劳的。
  每次梦境的内容都是毫无预兆的。就比如昨晚的梦——公元1117。我突然梦到了这个年份:公元1117年。这个年份写在一块像黑板一样的东西上,或许是一面墙。年份后面还写了月日,但是我忘记了。另外还写了一些人名,还有一些其他的字。整个梦是漫长的,内容丰富,但醒来之后非常遗憾的是只能清晰地记住两件事:1117年和一次激吻——一个貌似霸王别姬式的场景,周围的环境有些混沌甚至悲怆,我在一个仿佛皇宫的宏伟大殿里面,和一个女孩激吻——我没看到她的面孔,只是用双手捧住她的脸,我用手抚摸到她的美丽。醒来之后直到现在仍能清楚的记起那种美妙的、仿佛甚至胜过初吻的感觉。
  我从未研究历史,对于年份也没有概念。但如此突然的梦到这个年份,我忽然很想知道这曾是一个怎样的年份。早上起来,打开百度搜索,查到公元1117年为北宋政和七年,徽宗在位。1117年的史事不少,除了“高俅官拜太尉”、“宋封段和誉为大理国王”之外,最严重的莫过于水灾。网上查到《宋史·中志第十四·五行一上·水上》篇记载,政和七年一年到头水灾不断,其中最严重的一次就是“七年,瀛、沧州河决,沧州城不没者三版,民死者百余万。”。这里的河决即指黄河决口,民众淹死百万以上,可谓惨痛之极。有人也认为此次水灾是北宋国势倾颓的重要原因之一。1117年年也是“政和”年号的最后一年,1118年即改国号为“宣和”。
  我对1117这个数字从未有过印象,对大宋这些旧事也从未有过研究。和这个年号有关的一切从未装入我的脑中。我不知道梦境为何将这样一个数字指引给我,大脑又从何处取出这个数据。我很遗憾没能记住后面的月日,所以也无法知道这种暗示究竟是一次难以解释的巧合还是其他什么含义。但是在梦中清晰地出现“1117年X月X日”,着实让人费解。还有那个没有看到面容的女人,她的出现又能暗示出我心底的哪一部分呢?
  关于梦,迄今还没有什么令人信服的解释。比较主流的一种科学观点认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这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很多从未想过的事情、从未见过的东西都在梦中出现,怎能说是“日思”所得?但传统的梦论又掺杂了过多迷信的成分,过于玄虚了。我想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梦由脑生,而人出生时大脑中就已经存入了一代一代遗传下来的某些零散记忆?这些跨越时空的记忆碎片与人自身的记忆相互融合,在睡梦时大脑的某些偶然活动的情况下得以呈现?答案如何,无从知晓了。

2008年9月28日

公元1117》上有7条评论

  1. 隐身

    很喜欢聂老师的文笔,很多时候看您的文章就想看自己,但是自己却写不出您这样的文章,所以很羡慕聂老师有这么好的文笔,想表达一下自己内心感受的时候,想写的时候脑子却一片空白,而看你的文章就像能重温一下我曾经某个时刻的心理感受,看你的文章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慰藉,虽然您还很年轻,如果非要说在大学都会碰到一位启蒙老师的话,那么对于我,启蒙我的人也只有您了。会一直关注您的博文的(应该说您的心路历程),应该会直到您老到敲不动键盘为止吧,也会继续我的心理探索之路,说不定在不明白的时候会向我启蒙老师请教。谢谢

    回复
  2. 范青轩

    呵呵,忽然读到聂老师这篇文章,感觉很巧合呢。
    因为好像我上次来这个博客的时候,正好看到你那篇写梦的文章,
    那篇文章之所以我现在还有印象,是因为,我也有同样的经历~!
    不过已经许久不这样了,记得前几年很多很多次的梦里都明明知道自己是做梦,
    然后自己极力的去体验这个梦的美妙,
    我总是把它当做一个故事来经历,有的时候梦比较好了,就十分的不想醒来,如果忽然醒了,
    就还想赶紧再做梦,希望能与上一个梦接连起来~!

    不同的是我做了许多类似的梦,从没有像聂老师这样思考过,学习了~!
    学生会常来这里看看老师的~!

    回复
  3. rznqp

    TO:隐身 范青轩
    感谢,共勉。

    TO:山村小妞
    感谢,过奖。

    TO:zhaoyongkang
    5年没做梦,两个字:佩服。 #taoqi#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虽然游客也可以评论,但我邀请您注册成为用户后发表评论。^_^

请进行验证操作:点击下图中的 Apple (英语不懂可以百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