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ock'in on heaven's door ——叩开“病有所医”之门

  因为决定担任日照新闻网日照论坛的外聘技术支持的缘故,已经很久不转论坛的我最近有意无意地都去这个论坛看一下。论坛上一些网友很热衷公益活动,今天就在论坛看到了网友去三庄镇贺庄慰问患尿毒症的农村青年孟祥杰的帖子。和这些年来见过或者听说的许许多多穷人得绝症的故事一样,这仍是一个让人叹息不已的辛酸故事。而且这不是故事,是活生生的现实。
  每当看到这样的人和事,总希望自己能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但我不是医生,医不了疾病。也不是富翁,不仅不是富翁,而是一个挣扎在生活边缘,靠老天眷顾刚刚不用为衣食发愁的人。面对这样的事除了一声叹息以外似乎做不了什么。也许这只是一个华丽的借口。难道自己连一百块钱、五十块钱甚至连十块钱都拿不出吗?能。但为什么没有往外拿呢?我不知道。我认为自己还算善良,也富有同情心。对于穷苦的人的生活我并不陌生,我感同身受。我确实可以做出一点微不足道的奉献,让不幸者哪怕仅仅是精神上得到些许的补足。但一直以来我做的不好。在助人这件事上我似乎有些羞赧。如果硬要深究一下原因,除了我自己能力有限,不得不遵循“穷则独善其身”的古训以外,我一直还有一个抱怨,就是认为这样的事应该由政府承担更多一些责任,而不是无限透支民众的爱心。
  前几天看到一则新闻,说2月16日温总理在天津火车站乘车时,偶遇一名带着身患白血病的孩子到天津看病的母亲,这位母亲因家庭困难看不起病,准备带孩子回老家。温总理将母子带到北京,安排医院治疗。国务院办公厅也为其进行了捐款。应该说这个孩子是幸运的。也许在这同一天中,在全国各地不同的火车站、汽车站,不知道有多少患着不同疾病的人们因家庭困难而被迫踏上回家的路程。而幸运只降临在这个孩子身上。如果没有这份幸运,他和其他许许多多的人们一样也许此时此刻只能躺在家里的炕头上忍受病痛,甚至等待死亡降临。
  温总理和我是不一样的,和像我一样千千万万力不从心的人是不一样的。以他的能力可以让一个濒临绝境的家庭重获新生,让奄奄一息的生命重燃希望。他可以带孩子去北京,安排最好的医院,可以动员出情愿或不情愿的捐款,可以影响红十字会在第三天就把救助金送到医院。他是救星,是希望,是好公仆、父母官,是大善人。但是我希望他做的,不止这些。我希望他做的,不是拯救一个路途中偶遇的幸运儿,而是四海之内王土之上的所有像这个孩子一样处在即将被金钱医疗扼杀境地中的生民。
  也许任何一个政府的福利都是有上限的。也许将医疗的大包袱全部强加给政府是不合理的。但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不会安心地让自己的国民在疾病面前因为没钱而备受精神和身体的双重煎熬,而他们自己却因为享受着超国民福利。即使他们做不到或者暂时做不到,也应该让人们看到他们的努力,让人们相信他们已经尽了力并一直在努力。但我一直没有看到。我只知道和这个国家绝大多数人民的境况相比如天堂一般的社会福利一直被统治阶级垄断和独享,如果这样说过于抽象,那就具体一点,如果我们的人民公仆也有人患了白血病、尿毒症,会是怎样的境况呢?不言自明。他们用人民创造的财富为自己精心构建起来完善的福利。我一直认为政府应该在医疗方面为人民做更多一点事情。人民已经持续牺牲了这么久,是时候获得一些补足了。
  这么讲很容易陷入激动。激动是理智的大敌。而且在以批判语气说话的时候,激动很容易让人言非所想、词不达意。其实我作为一个事业单位的聘任人员,在政府的荫蔽下也分得了一点福利,去年给了一个医保卡。所以我在这个问题上也算一个既得利益着,是不应该站出来指责的。但在目睹着一桩桩人间悲剧的时候总还是按捺不住,禁不住要牢骚一番。也许让政府里的公仆和公务员们享受比普通民众高一等甚至高数等的福利待遇可以找到千千万万个理由,也许他们确实个个都是国家的精英、民族的栋梁、先进的代表,也许他们的贡献确实对得起他们获得的待遇,但我只用一个理由:人民。一个有良心的政府不会让人民比自己生活的更难,当人民还生活在困苦中,人民的公仆怎能独享其乐。“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我们在批判封建社会的落后、专制、残暴和愚昧的时候,是否想起过这句两千多年前的古训?两千多年后的今天,这仍然只是一个美好的理想而已。
  我觉得这并非苛求。我不会苛求一个公民必须去帮助他人,我甚至不苛求自己必须去高尚的活着。我在强调自己的能力有限的同时也承认自己的自私。但我却必须这样要求政府。因为政府本来就是为服务民众而生的。一个文明国家的政府应该是这样的。这些年来民众的生活确实在变好,很多的事情在变得更合理、更公平。但是这还远远不够,甚至在某些方面还一无所获甚至因改革失败的出现了倒退。每当我看到政府机关那些奢华的办公楼、冬天里热的流汗夏天里冻得感冒的空调办公室、锦衣玉食宝马香车的官员,我就想起偏远山区的教室和孩子。想起这些像孟祥杰一样因为看不起病而挣扎在生命线上的人们,只要还有一个这样的人在,政府就不应该安然坐在庙堂之上安享太平,谈论什么巨大成就云云。一千多年前的人就懂得“后天下之乐而乐”。今天下生民尚不能乐,庙堂之士何暇自乐?
  我觉得这并非嫉妒。我不会去嫉妒一个凭借自身智慧、勇气、汗水和努力获得成功并过上富足生活的人。相反我羡慕、尊重和崇拜他们。但是我必须嫉妒政府。因为政府本就应该是足够高尚和充满公心的,政府本就是应该由乐于奉献而不计索取的人士组成的。即使他们确实最够优秀,即使他们为这个国家和人民付出的足够多,我仍然鄙视他们高于民众的待遇。当他们决定让自己成为公仆的一员的时候就应该放弃了名利的思想,否则他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公仆。我知道这一切只是理想,甚至是空想。但如果不是这样,所谓的为人民服务也就成了空谈,所谓的共产才成了空想。如果政府自己都有私心,把自己独立于民众之外而把自己的利益保护起来,那还谈什么天下为公。
  这不禁又让我想起了最近关于事业单位养老金改革的事情。也许是鉴于最近一两年来关于企业养老金和公务员养老金差距过大的呼声渐高的缘故,政府做出了一个积极的回应,要降低事业单位的养老金,来缓和一下民众的不满。虽然我也是事业单位的人员,虽然不是正式在编人员,但是由于距离退休还过于遥远的缘故,并未感觉自己是这件事的受害者。然而关于公务员的养老金问题却讳莫如深。据说也在酝酿改革,也许也会下降?但是结果难料。我对这个结果并不乐观,但我希望我是错的。

  靠民间爱心人士的捐款,靠老百姓的恻隐之心,靠同病相怜的互帮互助,解决不了看病难和看病贵的问题。靠总理一时一事的善举也拯救不了所有身处病痛和绝望之中的人们。在这件事上需要政府做的更多,甚至需要勇于在一些利益上自我牺牲。共产主义不是一天两天能实现的,我从不奢望政府一夜之间解决一切事情,我仅仅希望看到他们的行动,看到他们的努力,看到他们的表示即使是作秀也好。新的医改方案据说已经在酝酿中,不日即可发布。我希望这是一个不让人失望的方案,是一个真正利国利民的方案。是一个真正让医疗权——甚至说人的健康权这个权利得到公平对待的方案。倘真如此,民族幸甚。
  论坛上的网友“寂寞高远-芒”,这次探访活动的亲历者之一,在讲述孟祥杰的故事时配了一首音乐《Knock'in on heaven's door》,并在帖子的最后写道:“这首歌的名字叫《knockin' on heaven's door》,我希望孟祥杰能叩响生命之门,希望上天给予他最宽厚的眷顾。”。自从目睹了世间无数善良人们的苦难,我就早已不相信所谓上天的存在。所以我想我们应该叩响的,是通往病有所医的天堂之门。相比于希冀上天的眷顾,这更加实际,也并不遥远。我想我们的政府,终有一天会将这扇天堂之门向他的民众打开。

2009年2月21日深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ust enable javascript to see captcha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