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

 
  无意间拍到了一张楚涵的照片,每次看到这张照片,我都感到这个表情,这个眼神,这副面孔分外熟悉,仿佛非常相熟的一个人。直到今天翻看以前的博文,才忽然发现其实我在不久之前整理照片的时候,在《一代人》中用到的一张我1992年的照片,这表情、眼神和面孔与楚涵这张是如此相似!虽然我不希望楚涵在长相这方面继承我太多的基因,但遗传的规律并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她像极了我。
  她最近每天都在经历着新变化,或者说是我在经历这种变化。她的作息越来越规律,对她妈妈越来越依赖。她对你的说话有了反应,能够和你咿咿呀呀地对话。她甚至开始专注地看电视。我相信她对电视中的内容一无所知,电视对她来说可能就是一些流动的色彩,还有丰富的声音。我发现她对声音很敏感,喜欢有声音的东西。她已不能满足于我的口哨声。我在路边货郎那里给她买了一个拨浪鼓,刚开始她并不喜欢拨浪鼓枯燥的咚咚声,这声音不仅刺耳,还让人无法产生平静的情绪。但最近几天,她开始对拨浪鼓越来越感兴趣。她的手脚都越来越有力,她已经不满足于天天躺在床上看天花板,她开始尝试手舞足蹈,甚至企图翻身。她越来越希望被人抱着四处转悠,两只小眼瞪得大大地,对周围的一切都很新鲜。这都是多么可喜的变化。
  我爱她。我喜欢看着她一天天长大。我还没有想过怎么去教育她,或者有意引导她走上什么样的成长道路,或者期望她成就什么事情。我自己就是一个没有具体理想和事业的人,因此也不需要她继承我什么事业,或实现我什么未竟的理想。我唯一希望的,就是看着她自由、快乐地成长起来,长成一个成熟的人,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好人看起来是很低级的理想,但我想这已经是很高的要求。做一个好人不容易,教育一个人成为一个好人,同样不容易。但我一定要做。我骨子里确实是有些重男轻女的,楚涵的性别决定了我不忍心让她承担太多,因此我不愿强加任何东西给她。即使有些东西她可以承受,但我惯性般地还是觉得应该保护她,女孩不应该承担太多,健康快乐地成长,做一个好人,这就够了。如果她不满足于这些,我会支持她进行更多的尝试,直到她感到疲惫,或者直到我没有继续支持她的能力。我想楚涵会理解我,我期待着某一天她成长到可以和我交流思想,直到可以纠正我甚至教育我,我想那时候,才是我,一个父亲最幸福的时刻。
  我爱她,喜欢她的一切,包括哭声。

 
 

7月16日晚饭前

父女》上有3条评论

  1. 学生

    不要在有那种传统的思想了哦,真都什么年代了还重男轻女的,现在想要女孩也多的是,女孩也不比男孩差多少,我想楚涵会像你一样有能力的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虽然游客也可以评论,但我邀请您注册成为用户后发表评论。^_^

请进行验证操作:点击下图中的 Pineapple (英语不懂可以百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