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冬

 

  最近半个月没有写博客。这些天虽然不算很忙,但也不轻松,仍旧是挣扎于生活琐事,奔波于维系生计的路上。其实好几次都有写的冲动,比如最近疯狂的网络封杀行动,比如举国上下热议的房价,比如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比如暴力拆迁烧死人,比如炒得沸沸扬扬的电视剧“蜗居”,还有许许多多这块神奇土地上的或匪夷所思或古今罕见或苦笑不得或拍案而起或一声叹息的种种事。我甚至把用了5年的网名“榆木疙瘩”换掉了。但是最终都没有写成,也许是懒散仍旧控制着我,也许是博客新域名前段时间在申请备案,所以有意识的避开写时评(就在我注册了这个域名后不到1个月,神奇的CNNIC就宣布个人不允许注册域名了)。不论什么原因罢,总之我是什么也没有写。
  冬天真的来了。不过这个冬天并不很冷,因为我第一次用上了暖气。我有生以来的所有冬天都在和寒冷斗争,直到今年。交了1925元的取暖费,我终于享受到了真正的“暖冬”。家里的气温已经达到25度,羽绒服不用穿外套不用穿毛衣也不用穿,这大概是近些年来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又一重大体现吧。不过,对于我个人而言,却从不惧于与寒冷搏斗。我有二十多年的斗争经验,所以还是把握十足的。曾有人问我冬天靠什么取暖,我回答说:被子。他大笑起来,也许以为我在开玩笑,全然没有意识到这是我将近三十年与寒冷搏斗的宝贵心得。今年之所以决定妥协,而毅然决定开通暖气,多半是为了楚涵和在家里看孩子的老人。否则,我宁愿那1925元老老实实呆在我那本就可怜的账户里,但当我看到楚涵那可爱的小脸,存折并不重要了,还有什么比让她度过生命中第一个温暖的冬天更有意义呢?就算又沾了楚涵的光吧,我们全家都可以热气腾腾地度过这个冬天。
  说起楚涵,我不禁要发一张照片。小孩子的成长速度真的很惊人。她现在已经有18斤,68厘米,她已经可以很稳当地坐着,可以不太稳当地扶着桌子站着,可以在大人的搀扶下踉跄地迈步。她表情更加丰富,喜怒哀乐更加鲜明,眼睛更加明亮有神,笑容常常挂在脸上,她会经常对着大人做鬼脸,也会被我的鬼脸逗得咯咯地笑。这种笑真的很透明,那种发自心底的毫不掩饰地欢乐,常常可以让我忘记一天的烦恼。她甚至开始学会撒娇。我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她带给我的欢乐呢?我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发生在她身上的这些可喜的变化呢?我只能陶醉其中,却找不到语言。
  值得一提的是,她在上一周经历了一次发烧,这是她从生下来第一次生病,第一次吃药。发烧的时候最高烧到39度多,曾让我们几夜彻夜难眠。我们两个人在深夜里倾听她的呼吸,一次次测量体温。她最终还是在平生第一次和疾病的斗争中获胜了,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她这次突如其来的病曾一度让毫无经验的我们手足无措,也让我们更加感觉到多学习一些常见病症知识和家里常备一些儿童药的必要性。也许有必要记录下这次的药方:退烧用的泰诺林,药效神奇,立竿见影;消炎用的什么“头孢”;咳嗽和流鼻涕用了一些糖浆和感冒药。
  哦,差点忘记了。明天是农历11月初2,爷爷去世18周年的忌日。确切地说,是18年前的今晚,他老人家离开了我们。我清晰地记得那个夜晚,急促地叫门声打破了夜的宁静,母亲给我们穿上衣服,一手牵着我,一手牵着姐姐,走在北风凛冽、大雪纷飞的漆黑胡同里,向爷爷家赶。好大的一场雪啊,打在脸上冰凉,生疼。18年了,那遥远而又真实的记忆,仿佛将我带入幻觉之境。夜晚不适合谈起逝者的话题,这很容易将人引入哀伤。但既然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想起了他,我还是想说一句,多年前我曾看到您在漫天的飞雪里远行,而如今,新的生命正满载着希望,正在温暖的冬天里蓬勃生长。我们是在向前走的,一直都是。我们走在正道上,一直都是。

2009年12月16日夜

暖冬》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